/
 
 

好女仔怎可以公然談性?Good Moaning專頁創辦人:有萬千「港女」跟我一樣,無法坦坦蕩蕩,面對自身的情慾…〡Break The Rules

 

 

 

「後生時談性會俾人話淫蕩,到你七老八十時談性,又會俾人笑『唔知醜』,總之女人一生不同階段,都有機會遭受不同程度的羞辱。」

 

──Good Moaning面書專頁族長 Good Moaner


 

都2018了,還在談性解放及女性性權?Yes,香港情況就是如此pathetic。眼前這位長髮及腰的香港女孩,跟每天與之擦肩而過的無數「港女」比較,不特別漂亮也不特別醜,本身有工返有拖拍,卻毅然辭職投身廢青行列,開設面書專頁高舉女性情慾自主旗幟,自封族長招攬族人,鼓吹談情說性,本應就像見人說聲「早晨」,那樣輕鬆平常。

 

是以專頁取其諧音,叫Good Moaning,族長順理成章,便是Good Moaner了。特區政府自詡香港為國際大都會,本地廢青卻深受「冇地方仆嘢」之苦(遭褫奪議員資格的游蕙禎語),以為香港年輕人性觀念開放,討論性權是無的放矢?

 

族長有話說:「如果情慾自主是一條線,我的far right就是明光社/基督徒這些保守到不堪的勢力:性必須在感情關係內發生,婚前性行為、有性無愛、婚外情、涉及金錢的性交易,都是洪水猛獸,要狠狠鞭撻;我的far left呢,卻是多元性關係、SP(sex party/partner)、gang bang(羣交)。性行為的形式很多樣,沒有誰比誰優秀,我看重的是性向自由,情慾自主,我的身體我話事,不用社會主流意識來指指點點。」

 

 

以為far left這邊就是她的ally?「不止一次,有LGBTQ性小眾的網友來『挑機』,說我鼓吹女性性權,觀念過時而且物化男性,在掙闊性別光譜的眾多議題上都缺席。我不明白,不走在最前線就是缺席?要我一個 『直女』為性小眾爭取平權,邏輯都幾特別。」

 

 

對抗社會主流對性的忌諱,Good Moaner親歷的,或許在你我身上都曾經發生,一個字:slut-shame。她唸書時候已對性別議題產生興趣,情竇初開十八廿二也對性似懂非懂十分好奇,「中三時跟校內男同學談得來一些,夜了回家,媽咪竟然狠狠罵我:成日跟男仔去街,你去『做雞』嗎?好嬲,但哼不出聲。」

 

屋企人如此,想不到由中學相識至今的同窗也如是,尤其是基督徒、俗稱「耶撚」的女同學,「她們心目中,好女仔怎可以公然談性?就算有男朋友,婚前已有性經驗的,都是只做不講,生怕會給標籤成淫婦。

 

最叫人哭笑不得是,「後生時談性會俾人話淫蕩,到你七老八十時談性,又會俾人笑『唔知醜』,總之女人一生不同階段,都有機會遭受不同程度的羞辱,肥一點會給人fat shame,講與不講都會俾人話扮嘢,其實也是shaming的一種。」

 

積累多年的心結,Good Moaner知道茫茫人海裏,有萬千「港女」跟她一樣,無法坦坦蕩蕩,面對自身的情慾。終於,在2015年的最後一天,獨自在家在電腦前㩒㩒㩒,正式開設 Good Moaning這個面書專頁。以「消除歧視,推動女生情慾自主」為綱領,揼石仔一般堅持每日一post,每日不同主題,有輕鬆一點的性趣話題,也有正經八百的性別議題討論,長遠目標「推動女性認識、表達、追求並實踐健康的性生活,更重要是打破『女人不應表現性慾』的既有觀念。終極目標,始終一天可以改變社會對女性有性慾的偏見及負面批評,達致更公平、真正的男女平等。」

終極目標要達到是否很難?「只要有一個女仔,能在這裏感到安全,能夠在彼此信任的情況下分享心底秘密,從而改變到一點點,已經好難得。所以我要繼續壯大這個族羣,要在主流社會底下保持自己一套信念,互相扶持。」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