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秀文:煲滾的血

 

我先利申一下,我跟任何雜誌都沒有什麼特別刻意建立的交情或者非刻意建立的交情,面對每一本雜誌的工作任務我都一視同仁,沒有偏袒,因為在每一項工作任務中「做到最好」都是我非常堅守的原則。雜誌於我而言,亦沒有分前輩雜誌或者後浪報刊,不過,最近我為一本時尚雜誌拍攝了一個封面,先從那天的拍攝講起,抵達 studio 之後,在一排排的衣架中先挑選衣服,當然,他們會有特定要求的牌子需要我去穿著,這個沒問題,嘗嘗很少穿的品牌我感覺非常良好,開始拍攝的時候我很快就已找到這輯照片所需要的靈魂,我的眼睛在鏡頭前已自動波地為我講說話,這本雜誌創刊,一定有很多的試煉過程和不為人知的艱澀,我作為他們創刊的封面人,某程度上我不是在替自己說話,而是要呈現出他們這書應有的「味道」。雜誌編輯說以後每期的封面的封面人物都會倚在一張枱上拍攝,編輯說:「好似要同閱讀者講嘢咁!」於是,我用我的肢體和眼睛「盡情向讀者講嘢」。整個拍攝過程非常的開心,我跟團隊愈影愈興奮,我們一邊看一邊感受到這個封面的滿意度,如果可以的話,這兩張封面照簡直可以用來做唱片的封面。哈哈!拍完照當然大家開心的道別各自返歸,我回家後仍一直回味拍攝的氛圍,有一種「啱啱食完好好食嘅嘢,好唔想刷牙咁嘅感覺」。及至創刊號終於面世的那天,看着手中嘅兩本雜誌,有一種頗為奇妙的感覺,就是「在所有雜誌或報刊都好像活在冰島暴瘦的北極熊,生存空間愈來愈小兼且隨時會餓死的情況之下」,竟然有這一羣人帶着這麼大的勇氣去做「創刊壯舉」,這羣人就好像逆流而上的三文魚,在大水之上奮勇上游,如果有睇過三文魚力爭上游產卵的紀錄片,一定都會被牠們的「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天然使命」而感動、而驚歎!我鄭秀文能夠成為他們創刊號的一分子,我覺得很榮幸,多謝他們邀請我,給我這個機會成為創刊號的其中一條三文魚。及後,我無意中在網絡上看到他們拍了一段短片,看到他們如何利用「人丁單薄」的團隊去宣傳他們的創刊號,噢!我雖未至感動到流「目屎」但卻深深被他們的「很有 heart」大大觸動了感覺。我體內的血液彷彿一下子被煲熱了,滋滋卜卜的在翻滾,文雅一點去形容,就是:熱血澎湃。

看着一張極大的海報上的自己,被他們在香港這個城市裏左舉右挺東掛西貼,我忽然不再是看到自己的樣子,而是看到他們這份逆流而上,選擇堅持的精神。「有城市就有時裝」,「有堅持就有希望」,「有愛就有型」,這三句都是他們的宣傳口號。而我,當下,就有了一個很大的啟悟,原來拍攝封面那天,我的眼睛我的肢體原來就是說着這三句話。或許我這麼說吧,現在每一本的實體雜誌或報刊其實都存在着一份堅持的精神,因為實在「要生存不容易但要選擇放棄更不願意」。並不是有些人天生特別喜歡困難,而是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中某些時刻,都是一條條需要逆流而上的三文魚。難;並不是終結的藉口,乃是上游的動力。

保持我們血液裏頭的熱度。

熱血幾錢斤?唔知。但因為少有,所以珍貴。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