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種青春叫「蕭芳芳」|Ming’s People

 

遠古時人類平均只能活到廿多歲,根本來不及衰老便已夭折,因此人們對「青春」不但沒有眷戀,甚至不知為何物。衰老,是我們每個人必須面對的過程。對於着重儀表、對時尚特別敏感的我們這羣人而言,「老」來得尤其嚴峻、殘酷、可怕。但其實,青春是一種心態,多於一種狀態。

 

莊子說,每個人形體都會變老,但是若果他/她的心也隨之一同變老,才是真正悲哀的事。人生中「真正」的十七歲只能活一次,但心靈上的十七卻可能是永久的。只要一直保持蓄勢待發生機蓬勃、準備展翅高飛大展身手貢獻自己,就是「人老心不老」─七十歲活成十七歲的模樣,永遠的at seventeen。

 

香港最重要的女明星之一蕭芳芳,以身作則為我們作出了良好示範,何謂"young at heart"。

 

text / Christopher Lai 黎偉麟

 

「林亞珍」劇照

 

生於1947年的芳芳,3歲喪父、6歲出道,成為家喻戶曉的天才童星。13、4歲時遇上武俠片潮流,扮演「師妹」角色幸運地避開了童星因發育期而被迫淘汰的命運。到了1960年代中葉,雙十年華的芳芳以少女姿態掀起了粵語歌舞片熱潮,俘虜戰後嬰兒潮一整代同齡人。在那之前,社會上或是銀幕上的世界,都是只屬於大人的。而芳芳在20歲前後那近百部電影中,演繹了青春的喜怒哀樂。

 

在《青春戀歌》中她與戲中的富家子、現實中的拖友情場老手性感巨星謝賢互相吸引又互相戲弄;在《少女情》中與誤戀同母異父的哥哥曾江,被命運傷害她也傷害自己。而這些電影無論劇情如何都安排芳芳穿著猶如今天Prada、Miu Miu的七彩迷你裙或高腰窄腳褲,從芭蕾到A-go-go,肆無忌憚地載歌載舞炫耀曼妙身段。較諸「七公主」其他成員,芳芳那劃時代的時尚感不言而喻。

 

PRADA 2019 RESORT

 

PRADA 2011 SS

青春時代的蕭芳芳穿著彼時最潮的背心裙和半截裙,猶如今天的Prada新裝。

 

然而青少年時代的芳芳演繹的,只是戲裏角色的青春。不能像普通人正常返學讀書,令她認為自己沒有經歷真正的青少年時代,也失去了學習機會。於是在廿二歲時,她求母親推掉八部片約,遠走美國回歸樸素的校園生活,決心找尋屬於自己的真善美。

 

將勤補拙的芳芳,一星期拚命讀七日書,在傳理系以甲等成績畢業,論文題目是《中國電影回顧與前瞻》,成為那時代少有的學士明星。回流香港後,早就得到過成功的她,追求的是成長,成熟有腦的芳芳深明再扮「青春玉女」已無市場,搖身一變「林亞珍」(本地電視史上最早的Tomboy形象),給屬於"the unfortunate ones" 的女孩展示了「不美麗也可以坦率瀟灑、或幽默」另類風格的可能。接下來的新浪潮和90年代第N春,已鑄下歷史。

 

MIU MIU 2017 SS

近年再熱的復古一件頭泳裝,是1960年代的前衛潮物,芳芳當然不會錯過。

 

長衫加入少數民族的服裝細節,反映她貪玩、鬼馬的個性。

PRADA 2008 SS

 

大約45歲之後,芳芳將《方世玉》中苗翠花的清朝sophistication從電影帶到現實,每次在特別場合穿着一襲襲獨樹一幟的戲劇化長衫,無論典雅、氣勢都無女星能出其右。而在她身上體現的"aging gracefully",卻又可與"young at heart" 毫不牴觸。

 

 

2017年末,芳芳因為白內障手術出了問題差點失明,接受《明周》專訪時拍了一張教人乍驚乍喜的相片─手術後的獨眼龍的右眼眼罩上,畫了一隻非常可愛的大眼睛,令本來令人憂心忡忡的情況一下子變得一片光明充滿希望。高峰期的美麗動人固然賞心悅目,但老了病了還有這份年輕人都未必有的活潑幽默,才真教人嘆為觀止。

 

 

 

上天待芳芳不薄,予她美貌智慧與才華;但上天也不眷顧芳芳,無端分配耳鳴失聰、眼疾腰傷。幸好,芳芳一直努力掌握自由的意志,息影後運用影響力成立護苗基金,花盡精力保護女性,從未止息。儘管如今頭髮銀了,但心態依舊積極、眼晴裏仍然帶着慧黠、熱情、好奇的火花。謝謝燦爛的芳芳給我們上了「青春」的一課。

 

七公主,左起︰王愛明、蕭芳芳、馮寶寶、陳寶珠、薜家燕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