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裝界舊傳統被顛覆|千禧一代如何成爲高訂的最大客戶

 

時裝會在歷史的洪流中失去本質嗎?就像聼音樂,幾十年前的華爾茲、爵士、藍調等都在表達著音律的自由和創意,而如今受歡迎的主流音樂都加上了電子音的效果和相似的節奏,未免讓人覺得千篇一律。時裝也是一樣的道理,比起跟主流的ready-to-wear世界,Haute Couture被視爲一片「淨土」。

「高級訂制是創造的先鋒,是工藝和設計創新的絕佳實驗室。[它]是一個為設計師提供自由表達的土地,也是品牌的巨大形象塑造者」法國高級時裝聯合會的主席Sydney Toledano這樣形容到。


可是數字告訴我們,19至35嵗的千禧一代已逐漸成爲高訂的最大客戶,根據貝恩公司的一項研究,到2025年,和Z世代一起,千禧一代的消費能力將佔全球個人奢侈品市場的45%。他們的願望和消費模式將推動未來二十年的生產,並且他們擁有比任何一代人都大的消費能力,所以時裝屋紛紛轉向千禧一代這是合乎邏輯的。

Maison Rabih Kayrouz的代表也表示其25%的客戶是位于20-30嵗之間,總共35%都是40嵗以下。剛剛過去的Giambattista Valli的高訂騷也是以千禧一代為銷售目標而設計。


Haute Couture高級訂制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58年,為上流社會女性提供獨家奢侈時裝而成立。對Haute Couture Houses的要求是,除了小型服裝設計師之外,每年需要提供50套供客戶預訂的服裝,每套要求至少一個fitting,由巴黎工作室的至少20名全職員工完成。高級訂制服裝可以在150到6000小時之間創作,從簡單的連衣裙或西裝到裝飾精美的裝飾禮服,價格從9,000到100萬歐元不等。


比起明星時尚博主雲集的ready-to-wear時裝周,以前的Haute Couture Fashion Week的頭排總是更顯神秘。但如今Haute Couture的座上客更多來自中東、中國和印度商人的女兒或妻子、名人、歌星、女演員、芭蕾舞演員、時尚編輯和時尚博主。


余晚晚(Wendy Yu)就是最典型的一個例子。作爲中國的一個富二代,還未滿30嵗的她已經收藏一定數量的高級訂制好幾年。她買入的第一件高級訂制是Giambattista Valli的兩件式薄紗禮服,而在最近的高訂時裝周,她的新藏品是Ralph&Russo的淺粉色西裝。

2015年她更成立了自己的時尚投資公司Yu Holdings,並成爲了Met Gala委員會的一員。對於她來說,高級時裝的吸引力是與設計師一對一地合作創造一種完全定制的東西的榮幸和特權,這種東西跨越了從服裝到收藏藝術形式的界限。余晚晚亦想將自己的收藏延續下去:有一天,我想開設中國第一家時尚博物館。因此,我覺得每次購買都是一項投資,而且終將成為時尚史的一部分。


筆者不是專家,當然也知道口味是個主觀的東西只怕太多人都跟了潮流,而讓高訂失去了更大的創作空間。不過,隨著新世代的消費習慣和接受訊息的方式,傳統神秘的高級訂制時裝屋也更爲開放-拍攝工作室之旅,介紹自己的工藝等等。在學習新語言的同時不忘自己母語便是更長遠的發展方向。


text/Cherry Mui

images/the Internet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