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傳統的才華(上):無論做什麼,首先要相信自己可以,才能夠繼續做下去。

 

Name: Panda Waack
Occupation: 街舞者及排舞師
Instagram:dadaaalau


我是一名dancer,跳的是街舞叫Waacking,跳了六年了,現正學Flamenco Dance。

Waacking是八、九十年代美國同性戀者愛跳的舞蹈,當時,他們還不能夠自在表達自己的性向,唯有用舞蹈來表達自己。我愛它自由,因它原意就是做自己,拉丁、爵士任何舞蹈,也可以將Waacking的元素混入其中。

我不覺得跳Waacking就是非傳統,舞蹈自古以來已是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本地對這種舞蹈尚未了解,我定要相信自己,努力去做,好將所愛的推廣開去,皆因我還年輕,夠膽將興趣變為職業。

家人十分支持我,想當年,也是媽媽讓我去學拉丁舞,她會嘮叨,但看見女兒俾心機,不是玩玩下,便慢慢接受下來,現已全力支持我。

喜歡佛蘭明高,是因為這舞很美很有感染力,在西班牙是屬於街頭、屬於平民的舞蹈,年紀愈大生活愈有歷練,跳來愈發有味道,我想將自己的跳舞壽命延長一點,就算年紀大了,仍能夠從事跟跳舞相關的工作,例如轉居幕後編舞、教舞。

長遠來說,當然想以跳舞作為終身職業,無論做什麼,首先要相信自己可以,才能夠繼續做下去。其實我心底裡有一個夢想,並不常常掛在口邊,就是希望將Waacking及Flamenco兩隻舞蹈混合搬上舞台,但我並不急於一時,因為現在還覺得自己很初階,等自己經驗及技巧都成熟一點才說。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