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小碼到大碼 年輕到銀髮 單一到多元種族 時裝界終有一點點的改變

 

 

時裝的誕生本就帶有排他性意味,度身訂造的高級訂製服對於為口奔馳的平民百姓而言,不就是有錢人的玩意嗎?一直以來,高、 瘦、美和白皮膚都是時裝界的潛規則;從小到大,誰不曾被 Kate Moss的skinny身形影響着?慶幸的是到了二十一世紀,大眾對自身和 生活多了一點反思,與奇盲目追求「完美」, 倒不如接受自己缺陷,活出自我?隨時代進步,大眾對美麗的定義改變,強調包容和大愛,時裝界也慢慢作出改變,從小碼同大碼、 年輕到銀髮、單一到多元種族……品牌們在從 前「被仰望」的位置逆轉,設計變得「貼地」 迎合大眾需要。

 

從加小碼到大碼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從小到大在雜誌 看到的明星和模特兒都是Kate Moss般瘦到見 骨,一句"Nothing tastes as good as skinny feels" 不知導了多少人「升仙」,成為完美身 形的典範,2006年電影《The Devil Wears Prada》中,由Anne Hathaway飾演的Andy 向《Runway》雜誌時裝總監Nigel求救借衣 服時,被嫌棄穿6碼難搵衫,原因是時尚界的 sample size向來都是2碼或4碼,正反映出時 尚界的主流審美。現實也是一樣,說到推波 助瀾的設計師,不得不提Hedi Slimane吧! 他於Dior Homme在任期間的窄身西裝風靡整個時裝界,據稱老佛爺Karl Lagerfeld為了穿 上Dior Homme衣服用上十三個月的時間減掉 40公斤,曾說不喜歡瘦子,一點都不時尚的他,現在卻說骨感才是潮流,後來更推出了名為《The Karl Lagerfeld Diet》一書,分享減肥歷程。

 

電影《The Devil Wears Prada》中,女主角Andy被嫌棄穿6碼,原因是時尚界的 sample size向來都是2碼或4碼,正反映出時尚界的主流審美觀。

 

日本知名搞笑藝人渡邊直美曾出席FENDI 2017春夏時裝騷,引起一陣話題。

 

不少品牌開始選用大碼模特兒,比如Betsy Teske出現在Alexander McQueen 2018秋冬天橋上。

 

設計師喜用「瘦模」,為了贏得踏上天橋 的機會,模特兒無不出盡法寶,將自己「榨 乾」,亦因如此,不少人都減出禍來,紛紛出 來分享因不夠瘦而被品牌棄用的經歷……早陣子模特兒Maggie Greene在社交平台分享一 張拼圖,對比十九歲時穿2碼衫和現在身形豐滿圓潤的她。她說以前並不快樂,每天要記錄自己的餐單,還要花上三小時鍛鍊身體……皇天不負有心人,她贏得 一場模特兒比賽,與Nashville modeling agency簽約,可是體重進入平台期,經期也擾亂了。經醫生診斷,說這是營養不良和運動過度所引致……但由於太想進軍紐約,再堅持減肥九個月,最終得到許多agency揮手,然而合約唯一的附加條件是「需要繼續減肥」,到這裏她決定放棄,回歸正常生活。這樣的遭遇在時尚界也不是什麼新奇事,縱然現在法國衞生部規定模特兒需提交醫生提供的健康證明才可工作,品牌說到底也是偏愛起用身形相對纖瘦的模特兒。當然,也有不少品牌在其天橋作品加入大碼模特兒,比如 Betsy Teske為Alexander McQueen 2018秋冬系列走騷,另外Ashley Graham也是人氣十分高的plus-size模特兒,170磅的她就曾登上英國《Vogue》、《Elle》和《Harper’s Bazzar》封面等等。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