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青春少艾能引起成年人的購物慾,那銀髮族又能否攻陷millennials的心?

 

小說作者Joan Didion曾登上Celine太陽眼鏡的廣告


工作後,大多知識上的input都是從會議與工作中吸收的。最記得一次開會,聽到有女演員因接受不了自己老去的容貌繼而自殺;如童話過後的凄美故事,同時描述了人對「老」的恐懼。

 

轉眼間來到2018年了。到底「老」還算不算是一種原罪?在這個花花世界,什麼廣告也好、行騷模特兒也好,品牌愛用年輕貌美的模特兒作產品推銷,不論是單純為了視覺的考慮,還是看準了target market的顧客會像「姥姥」般,為了重拾青春的美好不惜一切買下年輕模特兒身上的一切作心理上補償;只知道人怕老不緊要,最怕是人人都知道你怕老,人人都知道你的switch on/off掣在哪兒,弱點就在那兒。一下子就能被人弄垮了,這樣的生活,夠可怕罷?

幸好外國有個64歲的Lyn Slater,以銀髮族之齡身披多個時裝品牌,開設個人社交網絡帳戶分享打扮衣着,一炮而紅。她曾說「我年輕的時候,瘋狂約會、每分每刻都享樂。你憑什麼認為,我的生活風格會在某一定的年紀結束?」自此,時裝產業牽起了一股銀髮模特兒熱潮,Simone Rocha、Celine、Saint Laurent、Gucci紛紛採用了年長的模特兒,為時裝這個fancy world,加了一滴authentic的筆觸。

 

所謂的"authentic",除了是面上的皺紋、白髮的質感,更多的是買時裝的人,大多也是較年長的人。本還以為較直接的宣傳技巧只會獲得成年人的歡心,誰不知,連millennials也買帳。根據BoF報導,銀髮模特兒的角色像一位storyteller,觀眾除了想知她們身上的衣物,更想知道她們的故事與來歷。可見,單純靚人靚相無故事個人empty 已悄悄地被產業淘汰。

 

 

 

 

text/ DC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