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上叫「周星馳」的皮〡馮睎乾〡香港電影百年時裝時刻

 

 

時裝嘅嘢, 我識條線咩! 所以當邁克先生問我有沒有興趣為《Ming’s 》供稿時, 第一反應覺得是搭錯線。說下去才知道題目是「周星馳與時裝」, 哈哈, 作為星爺骨灰級粉絲的我, 當然二話不說答應了。

Illustration courtesy of Rex Koo 繪著:《當年相戀意中人》(非凡出版)

但一剎那的興奮不是靈感, 居然忘了自己原是時裝盲, 向來只有足夠認知力確定穿了衣服沒有, 至於穿的是什麼, 自出娘胎以來都一頭霧水。現在要寫「星爺與時裝」這天大的題目, 才發現難度之高, 比得上論證「醉拳」和「甘迺迪」的關係。搜一下資料, 原來《Ming’s 》兩年前有專文指出, 星爺早於九十年代, 已走在潮流 jam 端─ ─ 不是說這身衣著恍如Gucci打扮, 就是那個造型有Saint Laurent風範。我看得非常開心, 卻也格外迷惘: 究竟是大師設計無厘頭, 抑或星爺著衫戇九九? 算了吧! 反正都是奇裝異服, 實在不必分那麼細。但不得不承認, 周星馳的確骨格精奇, 是萬中無一的奇裝異服衣架子。無論穿什麼馬騮衣, 包括《西遊記》那如假包換的馬騮衣,你也絲毫不覺得有違和感, 反而欣賞他「人衫合一」, 由外到內再由內去返外, 都是演技, 彷彿連衣服也懂做戲。

相關文章:當周星馳遇上Gucci、Saint Laurent…… – Ming’s

出賣一下年紀: 我初看周星馳, 是他在《430穿梭機》演黑殭屍的時候, 一身不倫不類的黑色老西, 拒小童於千里的氣場, 至今記憶猶新。此後他在電視圈一直浮浮沉沉, 直至《蓋世豪俠》才鋒芒初露, 到《他來自江湖》大放異彩, 再憑《賭聖》破盡票房紀錄, 終於大紅大紫。我詫異的是, 事隔廿多年回想, 幾乎每個周星馳演出的角色,我也清楚記得他的打扮造型。古裝不論, 只說時裝, 誰看過《他來自江湖》, 會不記得他那件白裇衫, 還有他作慢動作狀時披上的 Mark 哥褸?
在《賭聖》他繼續惡搞發哥, 梳賭神的 all back 頭, 穿黑西裝。到《家有囍事》, 你簡直可以順序數出他戲中每個造型:《風月俏佳人》李察基爾的西裝襯衫呔, 是常歡用筆在白T 恤上硬生生畫出來的; 然後是《人鬼情未了》那條超窄身牛仔褲; 當他掛在晾衫竹上, 面露輕佻表情時, 穿的是《危情十日》護士裙; 最後是《未來戰士2 》的阿諾「豬」華辛力加造型。之後周星馳戲中的時裝, 不少都是明目張膽的抄襲:《國產凌凌漆》模仿占士邦,《回魂夜》向殺手 Leon 致敬,《百變星君》複製占基利,《功夫》化身李小龍… … 這樣子數下去才發現:星爺本人很可能就是缺乏安全感的何里玉, 他一直追求某種安穩─ ─ 某種只有依附他人才獲得的安穩。對照一下現實人生,這樣想的確有幾分道理。假如沒有周潤發給他惡搞, 周星馳也許依然會紅, 但未必紅得那麼快。試想, 沒有《賭神》, 哪有《賭聖》?
我這樣說, 並非表示周星馳沒有創意, 比如阿漆那條藍色豬肉佬圍裙, 尹天仇的西裝配拖鞋, 就前衞得連陳冠希也未必 carry 到。他造型上的一切模仿, 幾乎全是周氏美學的創新, 方法就像他套用舊粵語片的語言, 都是在傳統的基礎上, 賦予無厘頭的新意義。
衣服的作用, 既是遮掩, 也是表現─ ─ 遮掩肉身, 表現靈魂。但當你穿上別人的衣服, 二創別人的角色時, 那就是雙重遮掩。周星馳一定覺得地球很危險, 才需要那麼多重馬甲。好像有人問過他:「你最難忘哪個角色? 」他想也不想就答:「沒有。」聽了這答案, 不由得一陣心酸。沒一個角色難忘, 也許因為沒一個角色是他自己, 也許因為他不想記住自己, 或兩者皆然。他愛穿利工民, 未必是喜歡它平凡, 更可能是因為偶像李小龍曾經穿在身上, 他彷彿可以透過一件利工民, 象徵式地獲得力量。周星馳畢竟是寂寞的, 眉宇間甚至有種悲哀。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