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鐘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Wyman Wong:關於(中途)換衫 – 工作篇

 

 

(接上期)

如果這不是「小家子氣」,至少也算做「不夠大方」,總之我有這麼一個壞習慣:買了好衣服不捨得穿,非得等到很多人「欣賞」到的大場面才開封,否則還是難免因為「浪費」而自責。要「維皮」的不是「金錢」,是可遇不可求、有限數的「美麗」。

 

這是因為小時候家裏非常不算有錢而養成的「美德」,或者說,養不成的風度吧?連開一支新鉛筆一張白紙都有罪惡感,即使是「正經用途」比如做功課 - 最底那行字會突然縮小字體,為了因為多了兩句而要開一版新的,增加了書簿文具費用父母會罵的!

 

其實已經買衣服買到天天扮到彩雀咁年尾都有靚衫剩!但不用開工出場、不用約朋友見人的日子,都不捨得動用心愛的造型,粗粗地整齊清潔即可!

 

對的,開工!因為出師有名,而且深受「服裝是對自己專業的投資,打扮是對別人基本的尊重」這種「舊禮教」影響,所以多多錢都捨得花!反正我家裏什麼都沒有,窮得只有衫,你任我揸主意,我真是不介意每十五分鐘一套一日換足九十八套俾你……

 

但生活在這個人言可畏的社會中,有時也真的不是你份人賣大包,想換衫就換衫的。

BY SILVIO CHAN
BY 何利利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