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集體偶像的替身

 

兩個狂人,
一個行為高調,古怪張揚,
一個做人低調,不願露面,
前者是狂歡後的孤獨,後者在孤獨裏狂歡,
兩人血液裏同樣流着顛覆的基因,
是別人的偶像,也是別人的替身,
他們是Martin Margiela 和 John Galliano,
偶像能成為偶像,總有原因,
稱職的設計師是designer,
開創的設計師是couturier,
Margiela 和 Galliano是couturier。
2015年,Galliano入主Margiela手工系列Artisanal為藝術總監,
品牌總裁Renzo Rosso接受WWD訪問時表示,
Galliano是一個天才,
他用自己的方式詮釋Margiela,
這是Galliano對Margiela獨特的詮釋,
非常欣賞這一點,因為如果他試圖抄襲Margiela的風格的話,
這個品牌就不會這麼有魅力了。
儘管Rosso努力說明他對偶像替身的立場,
時尚圈仍然爭議不斷,認為兩者風格不合,
然而Margiela識英雄重英雄,
對Galliano說,make it your own。

 

有誰比Margiela更瞭解Galliano,
因為Margiela是過來人,也曾做過別人的替身,
時間回到1997年,香港回歸,
地球另一面Hermès宣布聘请Margiela為藝術總監,
當時同樣震驚整個時尚圈,理由同樣是風格不合,
貴族風格的Hermès奢華低調,
窮得型的Margiela 前衞哲理,
形象相差甚遠,
六年十二季Margiela細心耕作,
媒體反響平淡,認為對比Margiela自身品牌,失色無光,
Margiela作為Hermès的替身,如今Galliano作為Margiela的替身,
歷史不斷重演。
時尚可以淺讀,服裝必須平易近人,
也可以深讀,服裝有啟發世人的作用,
Balenciaga的Demna Gvasalia和Gucci的Alessandro顯然是前者,
John Galliano和Martin Margiela則是後者,
開創的設計師具有啓發性,設計不會跟隨消費者期望走,
而是帶領消費者往陌生新領域,
至於風格,不以minimalism和maximalism來分,
因此黑不一定是低調,紅不一定是高調,
無論黑或紅,目的只有一個,表現自己,與別不同,
設計師眼中的設計師川久保玲早在千禧前說明這道理,
以黑成名的她經過十多年黑色洗禮後,
華麗轉身向粉絲說,Red is the new black,
曾令一眾粉絲不知所措,
及後一季又一季展示了花花綠綠,粉紅大紅系列,將maximalism進行到底,
如今花花綠綠早已成為川久保玲的trademark,
minimal不再,但Comme仍然是Comme,
是那個反叛的Comme,捉摸不透的Comme,
她對記者說,作品太容易被接受是可悲的,
耐人尋味,發人心省。

BY SILVIO CHAN
BY 何利利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