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偶像的偶像|專訪WE MARGIELA 紀錄片導演 Menna Laura Meijer(上)

 

由始至終,Martin Margiela都貫徹不標榜個人、不露面,以集體主義作為團隊創作理念,將品牌成就及榮耀歸功於團隊每一個人。在他離開自己與Jenny Meirens共同建立的時裝屋接近十年後,終於有人以創作團隊整體為重心,將Maison Martin Margiela二十年的創作歷程紀綠下來。荷蘭拍攝單位Mint Film找來前MMM大家庭眾人現身說法,嘗試將歷史還原,我們找來紀錄片導演Menna Laura Meijer談談橫跨數年的拍攝過程,將眾數的Margiela呈現在大家面前。


製作Margiela紀錄片的想法是怎樣出現的?用了多少時間準備和完成?你是啟動該項目的人嗎?

我們於2012年開始研究,於15年4月完成撥款,同年11月開始拍攝,16年開始剪輯工作並於17年9月完成。拍攝過程不算太困難及複雜,最重要是團隊眾人都樂見計劃實現,尤其Meirens參與的事實,讓一些人更有信心及投入。
這是首齣能夠找到品牌co-founder Jenny Meirens和整個創作團隊接受深度訪談的紀錄片,可說前所未有,你和你的團隊是如何做到的?能與我們分享一些難忘時刻嗎?

我們通過Meirens女兒Sophie Pay與她聯繫上,Sophie覺得媽媽和我們會click得到,她是對的。在多年籌備及拍攝過程中,我們跟Meirens多次訪談,有時會直接見面,當中也有以電話及電郵聯繫,但有時只是吃午飯。當我們開始拍攝時,許多參與的人都很久沒有聯絡了,Meirens也是如此。由於這部電影,他們重新聯絡,這點對Meirens非常重要。

Meirens期待當影片完成,可以跟眾人一起在她的家中觀看,飲酒談天,分享回憶。我們非常難過,她等不到這天就去世了,她沒有看到成果,只看到她在電影中的部分內容。2017年春天,當電影的剪輯工作快完成,我們相約一起看,但她要先去一趟意大利,於是這約會推遲到夏天完結後。對我們來說,這沒什麼,其實我們也有點擔心向她展示成果。Meirens給我們全盤自由,多次告訴我們要做我們心目中的電影,不要被那些有自己想法的人分散注意力。我要重申,她是一位堅強而且前衛的女性,她頭腦非常清晰。在這個意義上說,這部電影是令人振奮的。回心一想,我們對推遲表示遺憾,它表明我們不應該讓恐懼過分地牽制自己,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人生如何難料。

Jenny Meirens的逝世雖是意料之中,但同時也令我們完全沒有防備。她是一位非凡的女性,既激烈亦脆弱。正因為這份弔詭,令她的創造力和實驗精神,不斷激勵和教導身邊的人。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