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 Demna Gvasalia 成為 Cristóbal Balenciaga

 

表面上,Cristóbal Balenciaga 和 Demna Gvasalia看似南轅北轍。一個是講究傳統優雅的高訂大師,一個是從後蘇聯街頭獲得靈感的新銳頑童。其實,他們的共通點有很多,連設計上的精神也是一致的,這就是為什麼Demna Gvasalia 能夠成功地把 Balenciaga 這個百年品牌與當代接軌的原因。

 

Cristóbal Balenciaga 與 Demna Gvasalia

 

首先,Demna Gvasalia和Cristóbal Balenciaga皆是時代的反叛者,兩人皆出其不意地與同儕「作對」。Cristóbal 當年與好友Givenchy一起將高訂發布會放在高訂公會日程的早一個月舉行,令美國傳媒必須提早越洋,而且必定獲得獨家報導; Demna 無論在Vetements或Balenciaga都常常不依常規改變行騷日程,於社媒年代成功引起更多注意。

 

當年 Cristóbal 的高訂並非人人走進店裡都獲接受訂製,今天 Demna的Balenciaga同樣也引來搶購熱潮。

 

然後,設計形象高雅的 Cristóbal 其實跟 Demna一樣,都愛在街頭生活之中找尋靈感。 當納粹佔領巴黎期間,汽油供應不足令更多女性必須使用單車,Cristóbal 便設計出踏單車時適用的短裙、西裝褸、羊毛襪褲和可分拆連衣裙,方便她們日與夜不同行動。而Demna,當然要數他從日常生活日用品中挪用的IKEA購物袋、紅白藍行李袋、Crocs等等,變成最實用又最時尚的單品。

 

左︰Balenciaga 1955年作品;右︰Balenciaga 2017 春夏系列

 

另外,他們都偏鋒的雕塑感輪廓尤其喜愛,也擅於在「怪cut」上鑽研。相比起Chanel 和 Dior本人的設計,Cristóbal Balenciaga當年的高訂剪裁絕對是屬於較另類的,大圓線條和波狀剪影,未必如其他高訂大師般容易接受,但肯定別有一番美感(當然他也有不少知音);Demna 的設計美學同樣被保守派形容為「ugly chic」,而且也做偏門輪廓(像剛剛下電單車時形狀的swing jacket),同樣吸引不少找尋另類美的粉絲。

 

Cristóbal 與 Demna 兩人皆擅於在雕塑式的輪廓上下功夫。

 

最後,在經營的手法方,Cristóbal 與 Demna 竟然也十分相似。當年 Cristóbal 早已經是限量生產的先鋒,定下了高訂人客的數量,婉拒了不少來新來的顧客;Demna 在Vetements規定了國際訂貨數量,增強獨特性,令更多人搶購他的作品。這也是近年不少名牌老屋起死回生的手法,將時裝品牌街牌化,供不應求的貨量令品牌光環再現。

 

2017秋冬系列,Demna 將 Cristóbal 半世紀前的創作重新拿出,證明了Cristóbal 當年的前衛完全乎合今天的眼光,比其他設計師走得更前。

 

以上種種,在在都證明了 Demna Gvasalia 很可能是世上最成功繼承 Balenciaga 精神的設計師,將Cristóbal 獨特的偏鋒美學流傳下去。

 


Text / CL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