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鐘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Wyman Wong:「保暖」和「靚」的戰爭

 

我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我到了十八歲才第一次遇到「羽絨」這種保暖服裝呢?

 

「保暖和靚什麼時候才可以握手言和,不再做彼此的敵人呢?」

 

我在零下二十幾度的韓國荒山拍戲等埋位時,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羽絨疑團……

 

最大的羽絨疑團當然是:到底世界上有沒有一款真心靚的羽絨服?

 

是的,要先講講羽絨這東西。我人生第一次接觸羽絨褸,是1987年聖誕前,和大學同學第一次坐火車上北京的時候。因為老豆知道我要去這麼凍的地方,出發前便罕見溫馨地在國貨公司買了件大陸製造的羽絨外套給我,我記得是深藍襯淺藍還有一點白的colour-blocking,老套到我寧死不穿,沒錯,在香港這個最凍得四五度(當時)但已令人V嘩鬼叫的地方長大的我,根本對何謂嚴寒沒有概念,難免對北京的聖誕有點輕敵……最後我當然屈服於保命而穿上了那件被年少無禮的我形容為「樓下看更都不如」的薯頭羽絨褸,不過,呃,我今日想說的重點不是這個。

 

我想講的是,我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我到了十八歲才第一次遇到「羽絨」這種保暖服裝呢?印象中我不只是未穿過,而是聞所未聞這兩個字,小時候我記得的普通市民禦寒衣著的頂級裝備是「棉衲」,要再進一步就得跳到有錢太太才有的皮草了。

 

為什麼我會未聽過羽絨呢?是根本未發明(唔會啩)?還是發明了不過未流行呢?還是在外國已經好普遍,但1987年的香港根本用不着所以我才未聽過呢?又抑或是香港人其實用得着但因為那個年代大多數人買不起所以沒有市場供應呢?定係一直都有只是陰差陽錯才導致本人一直孤陋寡聞至到18歲才忽然被「開光」呢?

 

希望有返咁上下年紀的讀者們可以陪我回憶一下,給我一個第一身的答案。

BY SILVIO CHAN
BY 鄭天儀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