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nès b. “Tara Expeditions" -工作篇

 

 

自2003年起買下這艘探險船至今,Tara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一同完成十一次考察,四大重要遠征任務: “TARA ARCTIC"、"TARA OCEANS"、 “TARA MÉDITERRANÉE" 和正進行的 “TARA PACIFIC",所得的數據不但為世人揭開更多海洋奧秘,2015年5月22日就有五篇論文發表於世界知名的《Science》雜誌特輯,詳述了 考察期間的研究發現,統計數據令人驚嘆。從北極漂流、海洋考察、地中海考察和太平洋考察……各種發現讓人 更瞭解海洋生態外,均得出一個結論:我們目前正處於一場「公海危機」之中,調節全球氣候的廣闊海洋,正遭受暖化和酸化的破壞,科學能幫助人類看得更清楚,但是否願意正視這些議題,依然取決於我們自己的選擇。

 

搜集浮游生物樣本 揭示海洋奧秘

 

「Tara探險船實現我對地球、藝術和藝術 家的理想,如同這個世界的真正守護者。」 Agnès Troublé說。

 

Tara共有五篇論文在2015年5月22日刊登於《Science》雜誌,為世人揭開更多海洋奧秘,徹底改變大眾對海洋生態的認知。

 

 

2006至2008年的"TARA ARCTIC",探險船用上近十年前時間進行首個極地任務,環繞 着北極冰層漂流了507天,針對北極大氣、冰層和海洋進行研究。事隔一年,"TARA OCEANS"正式展開,這航遍世界各地詳細記錄海洋微生物的漂移,成為史上規模最大的浮 游生物研究,共採集35,000件樣本。在微生物方面,就有多達四千萬組基因獲得定序,其中大多是科學界未知的微生物;在真核生物方面,也從基因序列中得到將近十億組DNA條 碼,顯示有十五萬種不同類型的基因存在。由於某些物種可能屬於相同的基因類型,可能會有上百萬種真核浮游生物,遠超過現今已知的11,000種;這樣的驚人發現,Tara共有五篇論文在2015年刊登於《Science》雜誌,為世人揭開更多海洋奧秘,徹底改變大眾對海洋生態的認知。這次考察,上層海洋成為第一個幾 乎獲得完整面貌的生態系,讓我們更加瞭解生 態系的運作方式,並進一步獲得物種進化和生 態學方面的知識,同時發現,「寄生行為」是浮游生物最普遍的互動方式,比起捕食、共生 甚至競爭等行為更為常見,若任何核心物種(被許多不同物種寄生的宿主)一旦消失,大量其他物種都會受到影響。

 

看不見的海洋危機

 

這是最迫切的問題。我們日常中充斥着各種塑膠品,不只是外賣盒和器皿,稱作「初級微塑膠」的細小粒子,亦以多種方式進入海洋環境,比如化妝品、牙膏、洗衣機或工業製品,雖然我們看不見這個細微的環保災難,但這個災難卻真實存在,而且危害嚴重海洋,以及人類本身。在 “TARA MÉDITERRANÉE" 任務中就發現這種污染的存在,研究結果顯示,這種需要上百年時間分解消失的微塑膠,現已佈滿赤道至極地、海平面和海底、海岸上、河口、外海,甚至是世上最偏遠的地方。相比太平洋,地中海是全球污染最嚴重的海域之一,海面就有近二千五百億顆懸浮塑膠微粒,預估總重量達500噸。海洋生物會吸收污染物,而生物體內的塑膠添加物便會在海洋環境釋出,如此一來,這些塑膠添加物會在食物鏈的每個階段逐漸累積於活體組織內,因而最終經由人體吸收。

 

此外,珊瑚系統亦是岌岌可危。珊瑚會捕食,也會繁衍;珊瑚和水母都屬刺胞動物門,牠們的刺細胞能螫暈並癱瘓浮游生物和小魚小蝦,作為食物來源;然而,它們是十分脆弱,只要海面溫度上升0.5度,就足以釀成大規模的災難,造成上萬平方公里明顯的珊瑚白化,破壞生態系統。Tara在2009至2012年間從吉布地、馬約特到甘比爾羣島,總共調查一百零二個位置,發現這些地方的珊瑚狀態良好。2016年延續任務,前往亞洲和太平洋待到2018年,目的是瞭解珊瑚礁神秘的生物多樣性,包括基因體、基因、病毒和細菌方面的特性,以便比較周遭的海域。基於上述的海洋任務,2018年3月,Tara便會登陸香港進行海洋研究,同時亦會與不同團體進行交流,並開放Tara探險船作參觀,瞭解科學家的考察任務。

 

 

從北極漂流、海洋考察、地中海考察和太平洋考察任務中,Tara和科學家們在考察上各種發現讓人更瞭解海洋生態。

 

 

塑膠需要上百年時間分解消失的,海洋生物會吸收污染物,並在海洋環境釋出,亦慢慢會在食物鏈的每個階段逐漸累積於活體組織內,因而最終由人體吸收 。

 

 

text/ Chan Kay

圖片由品牌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