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在香港做女人有幾大壓力?「唔好拎一個貴過你上司的手袋」、「49+1不能作青春打扮」有無一個講中你心聲?

 

SIU DING/ Designer


「Rules 我認為是社會的等價交換, 每個人的底線/ 接受能力都不同, 所set的rules 有唔同準則。Rules 是令雙方/ 多方容易接受理解的規範, 可理性地解釋。亦同樣道理, 我認為rules 都是用來打破的。」
「踏入社會之初, 一般人所習以為常的無形規範, 或者帶給我最大的便是無力感吧。而隨之的思想震盪,就是要如何努力對抗這股無力感, 繼續創作, 繼續叫醒願意醒來的人。」
「我覺得自己的成長是幸運的。由小到大, 家庭沒有強加諸我什麼rules 或者約定俗成的觀念, 他們任由我自由自在地不停explore 不同的可能性。加上小時候喜愛讀書, 孔子是我學生時代的偶像,睇武俠小說之餘,又愛睇《論語》、《大學》,後來讀書唔成做唔到哲學家,便立志做藝術家, 純粹『讕』型──可能咁樣就塑造成今日的我。」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