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华人女星披上Iris Van Herpen〡名人与时装的关系

 


 

还记得黎坚惠女士曾在某个节目中,利用了Lady Gaga在《Bad Romance》中脚踏的一双Alexander McQueen Armadillo boots,简单描述了时装与名人效应的关系。道理相当易明,不就是明星传递讯息的速度与受众羣数量有保证,顺势做个软性宣传,让小众的设计师亦能踏进大众殿堂而已。

 

 

 

此等“特权”不是外国娱乐产业独家享有,近年在亚洲娱乐圈亦有相关例子,例如容祖儿在Number 6演唱会身披那件泼水Haute Couture,其华丽外表让更多人认为了这位前卫的设计师。就算买不起她的高订裙子,日后也能购入副产品如香水、书藉等等的物件;务求先“向朵”,成事后才想想如何提炼cash-cow,这是每个时装品牌的生存之道。

 

之不过,芸芸设计品牌远在巴黎工作室,论优次,地区绝对是考虑因素。一件设计的样品来来回回一万趟也未见得帐面上能赚回成本。成效未有保证时,更何况是远在亚洲的一众名人呢?动动手指,一件裙子送来亚洲至少要二日时间,还未计那个大纸箱的运输成本,至少六千起标(高订服饰不能悭,更莫论是受压地运输)。既然时间是金钱,金钱更是金钱,来来回回一轮back and forth 的total amount 也能买件Ready-to-wear了。或许如此,早些年的名人服饰,很多也是tailor-made,直至有品牌打开了“借衫”的潘多拉盒子,造衫文化才逐渐引退而已。

 

 

眼见近日二位殿堂级女星均身披Iris Van Herpen Haute Couture F/W 2017的设计,才有感亚洲地区的魅力终于打破了地区的限制,吸引了Iris小姐网开一面。回想到远古时“外国人穿时装才好看”的谣言,事到如今却竟然有两位女星把来自巴黎的高订演绎得如此栩栩如生。波浪的花纹柔情似水,角色变化万千的范冰冰当然不失众望,低音稳高音准的天籁之音林忆莲披上Iris Van Herpen如把声音形象化,震撼了一众观众。

 

此例子正正是品牌赞助名人衣着的最佳注脚,Dress人前,不是单说什么level够不够、fans多不多(当然也要考虑)。反而是对方的背景、服饰的用途能否与品牌设计互相呼应,从而制造一些有价值的回忆,为大家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我们记得Alexander McQueen与Lady Gaga,同样记得容祖儿与Iris Van Herpen。回忆是最公平的,不是谁比较红就印象深一分,反而是故事动听多一点,记忆便长留多一分。

 

text/ 张墨 Daniel Cheung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