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V.G.V. 設計師MUG:設計是種寂寞的工作

 

G.V.G.V.創辦人Mug

 

沒有日劇情意結,宏觀各大時裝品牌,說實話喜歡的都來自日本,如Toga、Sacai、G.V.G.V.和Undercover,欣賞設計師 的原創性,對工藝和細節的追求,沒有大鑼大鼓虛張聲勢,反而是默默耕耘,對自我有極高的要求和審美,這是對設計的一種尊重。G.V.G.V.創辦人Mug,甚少接受訪問,也很少訪港,錯過了在Liger Store與Mug見面,一等便是三年,喜歡的設計師坐在面前,暗喜卻又有點難以置信。眼前的Mug,把頭髮梳得燙貼、白色T-shirt配以黑色牛仔褲和短靴,披上黑色西裝褸,打扮中性俐落,一抹紅唇,卻突顯女性味道,呈現出品牌"femininity vs masculinity"的設計哲學。

 

 

Grapevine的夢想

 

畢業於日本桑沢設計學院,Mug 在1999年於東京成立品牌G.V.G.V., 2003年開始參與東京時裝節舉辦的 fashion show;設計剛柔並重,散 發着自由的靈魂,在她的帶領下, G.V.G.V.成為東京最具吸引力的時尚 品牌之一,要數最具話題的合作,就 有2007年與UNIQLO的聯乘作品,當 時一推出很快便搶個清光。自2010 年春夏,Mug更開始出任Grapevine by k3 Daikanyama買手,從世界各 地引入不同品牌系列,2013年秋冬 季也與Opening Ceremony合作推出品牌首個男裝系列,均成為品牌的里程碑。其實成立品牌前,Mug就曾在代官山的"Grapevine by k3″當買手,當時社長主力引入英國品牌, “Grapevine"就是當地常用語言,比喻品牌像 葡萄根部和枝葉將理念傳遞出去,Mug乾脆把 詞語重複並縮短,自家品牌命名G.V.G.V.,希 望品牌能以這種方式讓大家認識。

 

2013年推出的lace up jacket已成為品牌 標誌性設計之一,每季轉換布料和色調;Mug說當時只想做一些eye catching 的設計,沒想到幸運之神眷顧。

 

本地時裝店Liger Store引入G.V.G.V.系列, 2014年Mug曾訪港出席event,錯過了那次見面的機會,一等便是三年。

 

 

「母親很喜歡編織和縫紉,經常為我和姐 姐做裙子;祖母則是和服裁縫,因此從小就被 服裝設計和文化工藝圍繞着。加上姐姐很喜歡 看時裝雜誌和外國音樂,當時房間都掛上不同 樂隊海報,如Duran Duran和Sex Pistols…… 讓我認識更多時裝品牌和外國文化。當我十多歲的時候,電視上總播着外國品牌的天橋作品,我很喜歡Jean Paul Gaultier、Martin Margiela和Catherine Hamnett,也許是我從 小就讀外國時尚雜誌的關係,讓我更認識不同 品牌的設計,了解時尚是什麼的一回事,所以 時裝設計師一直是我的夢想職業,大學就考進了設計學院修讀時裝,當我在桑沢設計學院 讀書時,我經常到disco和club去,跟朋友分 享時裝和音樂。」G.V.G.V.的設計甚有街頭文 化元素,跟Mug的成長大有關係,「東京是世 界上最強大的時尚城市,東京的年輕人都是時 尚,我希望G.V.G.V.能擔任『時尚過濾器』, 大眾能透過我認識Tokyo Style。」Mug說。

 

我設計的是"real clothes"

 

「衣服是為人而生。」Mug語帶堅定地說。

 

「讀書時, 我的作品偏向戲服 風格,成立品牌後,卻定位到"real clothes", 設計要真實地融入生活。品牌每季系列都擁有獨立的主題,某程度也代表一種女性,說真的我比較喜歡戲服設計工作,為不同角色設計不 同衣服,切入點更多樣化,所以有時 我也會把這元素套入品牌設計中。」Mug分享。 2013年推出的lace up jacket大受歡迎,至今 已成為品牌標誌性設計之一,每季轉換布料和 色調,Mug笑說:「從沒想過如此受歡迎,看 好的反而沒有紅起來……當時只想做一些eye catching的設計,這是幸運之神眷顧。擁有買 手經驗,讓Mug更能了解市場所需,堅持絕不能被市場牽着走,這會失掉了設計師應有的藝術和設計思維空間,同時間也不能只做自己喜 歡的事,這是每位設計師都會遇到的問題,因 此得要好好拿捏,她自言也是學習當中。

 

2017年的秋冬主題是"Paris is buring", Mug以Disco為背景,講述新舊文化的融合。 模特兒的誇張妝容和髮型,再配合金屬色調、 珠片、喱士和碎花的服裝,在色調和質感都產 生強烈對比,系列中既有印花連身裙,也有西 裝外套和喱士裙的配搭,充滿復古感,卻又有現代的步調;品牌吉祥物Biddy、Peggy和 Steffie繡在衣服上,少不得還有2013年推出 至今的暢銷產品lace up MA-1 jacket,Mug 為作品解畫說:「G.V.G.V.的設計既有男性的 強勢,同時兼備女性味,創作時我沒有特定的 男神或女神,反而投射出我內心的理想男性和 女性形象,這是永不更改的。

 

2017年的秋冬主題是"Paris is buring", Mug以Disco為背景,系列中既有印花 連身裙,也有西裝外套和喱士裙的配 搭,充滿復古感,卻又有現代的步調。

 

Mug的大學作品偏向戲服風格,喜歡為不同 角色設計衣服,現在品牌內也有Biddy、Peggy 和Steffie三個角色,早前推出了iPhone case, 今季秋冬更繡在衣服上,更富趣味。

 

 

「品牌女性是tough & strong,她不會被世界影響,擁有自己信念。說實話,要平衡兩種元素同時具備新鮮感是困難的,加上設計是從 個人喜好出發,如我認為穿西裝的女性是性感 的,泡泡袖、喱士和皺褶是表達女性美的重要 元素……今次我在顏色和印花處理上花上很多時間,現時市場太多單色設計,希望大家能透 過色彩繽紛又帶點狂野的作品更享受時裝帶來 的衝擊和趣味。」她分享。辛勞之後,看到Mug充滿 滿足感的笑容,設計工作的確叫人又愛又恨。 「對我來說,runway的存在目的固然是展示作 品主題,但你要知道很多人是第一次看你的 作品,因此你要把概念和設計清楚表達"Here I am. I am G.V.G.V.",別人對品牌的第一印象 是很關鍵。當要把設計放到店舖,我們要考慮的是色調的多樣化和定價,市場充斥了不同品牌,步伐太快,我們的任務是盡可能為對喜歡 時裝或對時裝有意識的人傳遞品牌理念,而不 作任何損害理想的妥協。」她補充。

 

 

設計是種寂寞的工作

 

1999年至今成立品牌十八年, Mug形容時裝設計是一種「寂寞的工作」,雖然有團隊幫忙,但所有意念都源自於她,沒有正確答案,同時也沒有錯誤答案,這是設計的有趣之 處,「成功的方法也有很多,相信自己的工作是首要的。」時勢有點逆轉,在fast fashion、KOL和social media 的衝擊下,品牌經營比從前更困難, Mug對此說:「social media的廣泛使用讓品牌有更高的曝光率,競爭性相對大,然而在資訊氾濫下,卻更難突出自己的個性。此外, 『設計師』工作的概念也被扭曲,應該說現在很容易成為設計師,從前要學好基本功,如剪 裁技術的『正統設計師』數量相對減少,現在時勢真的不同了。」

 

Mug喜歡跟不同創意單位合作,2013年 秋冬季與Opening Ceremony合作推出首 個男裝系列,均成為品牌的里程碑。

 

 

一直以來,日本可算是亞洲時裝界的龍 頭;八十年代,就有不少日本設計師到歐洲發 展,COMME des GARÇONS、Yohji Yamamoto、 ISSEY MIYAKE……吸引國際注意;然而在這 幾年間,韓國時裝冒起,在流行文化、音樂 和電影戲劇各方面都搶了日本鋒頭,Mug說: 「現在都不覺得日本設計師在亞洲優越,只是 我們市場穩定性高。我也有留意韓國時裝品 牌,設計很有趣,我不少朋友也是韓國人。他 們在時裝的動向比我們更多,現在首爾有時裝 展,設計師品牌也很有野心,成立不久便很快 到歐洲發展,日本則相對向內一點,做好品牌後才向海外發展。」

 

 

Mug手上有許多不同的紋身,PIGMO是她家小狗的名字。

 

 

Mug是次訪港是為「2017香港青年時裝 設計家創作表演賽(YDC)」總決賽擔任嘉 賓評判,她認為入圍作品的水平都很高,每人 都能展示自己的獨特風格,令她很感動。設計 師黃曉圖以作品《Zero to Unlimited》奪得今 屆YDC冠軍及"New Talent Award",這得獎系 列的針織做得非常優質,同時展現原創的個人 風格並兼顧市場價值。多口問偶像喜歡到日本 哪個地方旅行,她說:「一年也有一至兩次的 旅行,其實忙碌也是一種樂趣,平日與小狗 PIGMO相處也是很開心的時光;如果去旅行的 話,會去Naoshima直島吧,那裏有不同的美 術館,另外金澤21世紀美術館是我一直想去的 地方,可惜還未有時間,北海道也不錯呢!」

 

闊別三年,Mug是次來港目的是為YDC總決賽擔任嘉賓評判,冠軍得主是黃曉圖,除了獲得現金獎外,更獲得贊助到日本G.V.G.V.工作室實習的機會。

 

 

text/ Chan Kay

 

攝影/ 梁俊棋

 

嗚謝:HKTDC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