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時裝周DAY 2:Saint Laurent 設計師對聖羅蘭的愛〡時編筆記

 

 

 

完了Saint Laurent時裝騷後三個小時,現在我坐在酒店房寫這篇跑show日記,心情仍然未能平復。

 

我沒有想過,Saint Laurent的時裝騷會令我流下眼淚。

 

我以為,要像Alexander McQueen年代那些fashion show 才會令人流淚。(雖然我沒有機會參與)

 

我感動不是因為時裝騷的呈現手法,抑或是壯觀的舞台效果,而是因為設計的本身。

 

 

我覺得創意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 所做的整個系列是向 Yves Saint Laurent 致敬。系列不斷出現聖羅蘭年代 signature 的設計:exotic 的部落元素、流蘇,充滿質感的布料運用、大量羽毛,誇張的輪廓,一切一切,都令我想起聖羅蘭的非洲系列(1967),俄羅斯系列(1976),中國系列(1997)等。而 Anthony 卻以很現代和性感的手法去處理。我由他一開始同名品牌的時候已經很喜歡他,因爲他呈現的性感是很 sensual 的,有些設計師喜歡賣弄性感,卻 sexual得很。而時裝騷後半出現的立體設計,會否是設計師邁向 haute couture 系列的暗示?無庸置疑,這是 Anthony 為 Saint Laurent 做過的最精采系列,我與同事D有這樣的疑問:究竟未來他能否超越這個系列?

 

 

 

在Yves Saint Laurent 離世一年半後, Pierre Bergé為他寫了一封情書,紀念二人之間瘋狂的愛。時裝騷的座位上,放着一張印有來這封情書的句子的硬卡:“C’est peut-etre cela l’amour fou. L’amour de deux fous.” (Maybe that’s crazy love. The love of two madmen.)Pierre 是 Yves 的終身伴侶,一直以來亦是 Yves Saint Laurent 這個品牌的靈魂人物,當初沒有他鼓勵 Yves 成立自己品牌,今天亦不會有 Saint Laurent 的存在。可惜他在本月過身,等不到巴黎 Yves Saint Laurent Museum 10月3日的開幕。品牌為時裝騷嘉賓特意製作 Pierre Bergé 情詩的硬卡,不但是懷念他的表現,亦是送給忠實粉絲的最佳禮物。

Text / Crystal Yung

Photo/ Leung Chun K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