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y Wong – 從時裝設計師到「綠色藝術家」

 

 

 

本地時裝界對於Kay Wong(黃琪)的名字毫不感到陌生,在倫敦Central Saint Martins 修讀Printed Textiles,回港後與弟弟Jing Wong (黃靖)在2006年成立Daydream Nation;品牌經營十年間,設計路線與大潮流背道而馳,天馬行空,追求藝術層面的創作而非無靈魂的大量生產,在香港以「發白日夢精神」地冒險。

 

「做時裝品牌,設計師總在fashion calendar 的框架下生存,永遠活在設計、揀布、造板、 影lookbook、定價、見客落單,不停被客戶追 問何時有新款……永無止境的死做爛做,這 是一個惡性循環。因此十年後的今天,我決定把工作室關閉,出走一年。」 Kay Wong 說。2016年是品牌成立十年的大日子,然而 Kay和Jing卻決定跟大家說再見,把工作室關 閉,Kay前往丹麥實習一年,Jing則專注音樂 發展;在北歐一年間所遇上的人和事,徹底改 變她的生命,讓她進一步反思時裝設計師的工作和意義,最終以The Green Artivist為使命, 努力探索升級再造(Up-cycling)在設計與生活上的可能性,無論是做產品或藝術品,也會堅持做少量但高質素的東西。

 

自我之覺悟

 

「其實一直知道時裝污染的問題,只是我以往用鴕鳥政策態度迴避,因為知道真相一揭露影響是一發不可收拾。直至在丹麥,當地人極高的環保意識讓我大感驚訝,比如畫畫用的顏料是不能隨便倒進鋅盤,加上工作上的朋友影響,我選擇面對問題。」Kay道來在丹麥的生活點滴。

 

 

Kay關閉了自家品牌Daydream Nation後,便 前往歌本哈根在時裝設計師Henrik Vibskov工 作室任實習生。

 

逗留在丹麥的一年,Kay在時裝設計師 Henrik Vibskov工作室任實習生,參與品牌 兩季時裝周製作,如印布、縫紉、做帽子、 鞋子、場地裝置和演出……然而最大的得 着是遇上影響她一生的工作夥伴―Lenka Venckova,「她是一位捷克女生,記得某天 午飯後見到她將手伸進垃圾桶翻來翻去,原來 她在把垃圾分類,結果我被她感動了,加入了 她的垃圾分類團隊。」Kay形容Lenka是一位 “ultimate vegan",後來她跟Kay 分享她的藝術作品《血的紋身》,把自己的血抽出再於身上紋上不同fast fashion品牌名字, Kay解釋:「Lenka在Designblok 2016策展了 名為"Fast or Last"的店,她的作品是印有不同 跨國時裝品牌T-shirt,然而那些印花就是她身上血的紋身,諷刺我們消費和虛榮是用工人的血汗換取,表達對fast fashion的痛狠。"fast fashion is so bad it hurts",這些品牌存在是一種污染,衣服是我們的second skin,然而這層皮膚背後卻有無數人背負着一 個沉重的代價。隨時間洗禮,皮膚是會治癒 的,但痕迹見證着快速時裝背後的代價。」

 

Lenka 在 Designblok 2016策展了名為"Fast or Last"的店

_

血的紋身諷刺不同fast fashion品牌對時裝和大自然的污染

 

 

回到原點

 

追溯成立品牌Dreamdream Nation前, Kay畢業後首個個人系列是以解構手法將二手軍褸拆件重組,得到日本UNITED ARROWS 賞識並買入一整季系列,然而跟弟弟成立 Daydream Nation後,再不能以昔日逐件改裝的生產方式經營。回港後沉澱了一陣子,Kay決定了要 當"The Green Artivist","Artivist" 是一個自創 的混合字,由Art和Activist組成,希望日後以 「綠色藝術家」的身份,不用新生材料創作, 取而代之是被遺棄的,或大自然掉落的東西, 藉此探索人和自然的關係,也提醒大家在過度 消費的城市裏,除了剝削大自然,我們還是有 其他的辦法創作和生產。

 

Kay曾在Ming’s網上博文分享 “NO NEW CLOTHES campaign",過程中她嘗試記錄自己每日的look,卻發現原來一啲都唔簡單,皆因每朝滾水淥腳趕住出門口返之前,仲慢慢set機自拍……一年後,Kay將計畫延伸至創作,宣佈以"No New Materials"為藝術創作方法。

 

回看Kay的網上博文,她分享了非牟利環 保團體Redress創辦人及行政總裁Christina Dean在Ted Talk上激動的演說,希望也可以像她站出來發聲,Christina說:「買少一點, 買好一點,但當你真的要購物或消費前,請多 想一想,問自己真的需要嗎?值得嗎?這件衣 物哪裏做的?不要單看價錢,衣服本身的質 量更重要,這樣做才可以減低你最終需要丟掉的衣服,因為時裝廢料已經成為一個非常 嚴重的全球性危機,我們應該要好好照顧和打理我們的衣服,衣服破了可以補,讓被遺忘的衣物好好的得到重生,跟你現有的衣物好 好談戀愛吧!」

 

因此,Christina開始了為期 一年的實驗,挑戰自己一年內只穿別人丟出 來、捐出來或棄置的舊衣服,並作每天紀錄, 在網上社交平台分享。受到Christina的啟發, Kay在2016年亦開始一年的"No New Clothes Campaign",分別在於她專注整理及重新看 看自己衣櫃裏多年來累積了的衣物,是一個內省的過程,希望透過全面的整理、重溫、回顧 舊有的衣物,重新認識自己之餘,同時間意識 到我們根本已經完全過分購物,擁有太多衣物與東西,所以決絕不買新衣服;弄髒了的,破掉的,鈕釦丟了的,全用不同方法進行修補, 同時亦會探討和探索一些可以買賣二手/舊 衣物的不同有趣的渠道。「我禁止了自己行入 fast fashion店,因購買是一種認同,支持那些品牌對第三世界和大自然的剝削。一年不買新衫,過程沒有大家想像的痛苦,反而是一身輕鬆自在。」她笑說。

 

 

以身作則是一種教育

 

延續"No New Clothes campaign"理念, Kay進一步以 “No New Materials"為藝術創作方法,受大自然藝術家Andy Goldsworthy、 Richard Long及 Alice Fox影響,她決定不再 買新物料,只用大自然掉落或人類遺棄的物 件;當時身處哥本哈根,發現天鵝數目超多, 羽毛更是隨處可見,她就這樣開始了編織羽毛,發展成後來的藝術品。「眼見氣候反常、 水位上升、海洋與陸地的污染非常嚴重,而我們對地球親手造成的傷害帶來的禍,其實只有我們可以挽救。希望我可能用微小的力量跟大 家分享更多綠色生活的資訊,嘗試走向Zero Waste,其實Daydream Nation的冒險精神和執着從沒離開過,深信只要繼續向前走,路自然會出現吧。」她說。

 

以"No New Materials"為藝術創作方法,Kay前往倫敦 London Craft Week做展覽,邀請了好友首飾設計 師Zoe(左)和帽子設計師Jay Cow(右)一同參與。

 

展品的素材都來自Daydream Nation 時代留下來或多餘的物料,她與工匠合作將剩下來的木衣架做出變形的人骨,又用布料和物料做不同的內臟。

 

 

早前Kay受到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邀請 做了一系列「零廢」創作,與Fashion Farm Foundation合辦,讓她能到倫敦London Craft Week作展覽,由於她是策展人身份,所以也 邀請了好友首飾設計師Zoe和帽子設計師Jay Cow一同參與,她說:「作品名為《Fashion Anatomy》(解剖時裝),是掙脫高速生產與 消費時裝給我的框架。在創作這批藝術作品的 過程中,我採用的材料都是Daydream Nation 時代留下來或多餘的物料,我與工匠合作將剩下來的木衣架做出變形的人骨,又用布料和物 料做不同的內臟。我想我正在探索時裝現時的狀態,內臟都給系統逼得萎縮又或是失控地發大和潰爛……」

 

展覽以外,Kay亦獲邀參與不同環保分享 會和賣物會,「在觀塘工廈單位舉行的Landfill Sale是"Women In Finance"和地球之友的合辦 活動"Suits For Success"剩下來的衣服。因早前 地球之友收到三噸舊衫捐予有需要的大學生, 身為義工在現場幫忙『衫海』令我極度震驚, 剩下來的衣服如在"Suits For Success"沒有主人 認領便要去堆填區,我真係接受唔到……當中 更有Diane Von Furstenburg、Moschino、Paul Smith、Vivienne Westwood、Marc Jacobs、 Chanel套裝,還有我最喜歡的Marni。於是我們決定再次租用友人嘅工作室搞一場《You Don’t Belong to the Landfill Sale》,幫衣服找 個溫暖的家,部分收益撥捐地球之友教育基 金。」

 

「我們放棄的只不過係被迫走向快速時裝嘅 時裝框架及工作模式,希望改寫遊戲規則,重新出發。」Kay作總結的說。Daydream Nation 在香港成立,十年來希望在一個「歧視發白日 夢的人」的地方發白夢,將不可能變成真實, 透過時裝講故事。今天,工作室關閉了,黃靖 選擇用音樂講故事,Kay以The Green Artivist 身份用up-cycling手法做衫並以藝術品繼續講 故事。

 

 

 

Landfill Sale中Kay自己也找到不少「筍嘢」,就是她最喜歡的Marni。

 

回港後獲邀參與不同環保分享會和賣物會,她希望以微小的力量和實際行動影響大家關注時裝環保問題。

 

 

text/ Chan Kay

 

攝影:梁俊棋

 

圖片由Kay Wong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