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如唔好買新衫?

 

 

看到天氣的突轉,空氣和水質的每況愈下,大概你我也想不到這天來得如此的快, 如此的突然。衣服,對一眾時裝精而言就如空氣和水般在生活中擔當重要角色,卻突然在某天被列名為全球第二大污染產業,當真相被揭露,也是是時候面對現實,重新思考慣性的過度消費模式。一直以來,社區都有不少組織或人默默地在衣服層面上的「環保」盡一分力,換物平台「Jupyeah執嘢」是其中一個。

 

SUSTAINABLE WARDROBE

 

「減少多餘消費,分享有用東西」是以換物平台「Jupyeah執嘢」的宗旨。

 

JupYeah由三位女生Ren、Samathy(Sam)和Kodi共同成立和經營。Ren和Kodi 是親生姊妹,Sam和Ren早在中學時代已認 識,「那時Ren已經常會反思大眾瘋狂購物的 行為,大家交換不就可以嗎?」Sam分享。 畢業後,Ren從事雜誌編輯和Sam在投資銀行 工作,二人一直心思思想在「環保」事上盡一 分力,2001年的一次朋友家庭聚會也許是一 個契機,當時提出每人帶一袋衫互相交換,大 家都拿來不少新衫,眾人盡興而回;「不用錢 就有新衫著當然開心啦!」Sam笑說。高興 過後,二人就計劃同年的Boxing Day舉行換 物會,然而毫無舉辦活動經驗,所以小試牛刀 只邀請朋友出席,「起初抱試試看的心態,場 地都是問朋友借來,但我們也很隆重其事啊! 買了很多衣架和不同擺設,因為衣服以外也有 人帶來家品和書,誰知當日有超過七十人到 場,遠超過我們預計,當中更有不少是陌生 人,之後也追問我們何時會再舉行。」

 

JupYeah成立至年至今都是非牟利的經營,如活動是機構邀請合作,才有錢招聘人手,平常的工作人員也是朋友仗義幫忙。

 

JupYeah執嘢創辦人之一Samathy

 

 

沉澱數月,她們決定成立「Jupyeah執嘢」,Kodi作為Ren的妹妹,從事髮型師的她也自然被「拉落水」,三人在JupYeah的分工是:Sam負責財務,Kodi主力做operation,如籌備活動、招募義工等;Ren除了財務,基本上每樣工作都會觸及,也主力管理JupYeah網上平台和文字處理。成立後在2012年3月舉行首個換物會,今次更認真處理,場地是真金 白銀付錢租來。 然而成立至今,JupYeah都 是非牟利的經營,工作人員也是朋友仗義幫 忙,因此參加者的數十元入場費,全數是用來 租借場地之用,JupYeah分毫不賺,驚喜的是 活動當日參與人數高達二百人,那時她們才知 道大家對換物有如此大的興趣和需求。

 

 

「惜物」 的教育

 

雖然兩次換物會的參加者超乎預期的多,然而二手物品在香港並不普及,打正旗號主打以「環保」和「換物」的方式營運,這條路好像注定不好走,「當時都是單純的認為大家必定有不少多餘的東西,不如『分享下』,你唔用其他人可能有用呢!從沒覺得在打逆境波,因為我們很樂在其中。」

 

時裝被列名為全球第二大污染產業,在 她們舉辦換物會經驗中,二手品中佔大多數的 就是衣服,Sam說捐獻者是「一喼一喼」的把 衣服帶來,當翻開衣服查看,佔九成都是fast fashion產品, 如H&M、Zara、Topshop…… 還有不同韓國製衣服……未剪牌的也有相當高 數量,她解釋:「我們從不會叫人停止購物, 正常的經濟體系也要有消費在內吧,但『多餘 的消費就』導致問題出現!」JupYeah成立至 今六年,換物會也舉行過不少,樽頸位當然也 遇過,「剛成立推出網頁,登記做"Jupper"人 數不斷上升,但到某個時間人數就停滯不前, 籌辦換物會也愈感到吃力,2016年是我們一 個瓶頸位,今年也搞了幾次換物會,發現人們 的態度也改變了,以前瘋狂地拾走很多物品, 現在拿之前會懂得三思。」

 

2016年11月JupYeah的流動衣櫥出動銅鑼灣,大家可隨便執走經過團隊精心挑選的衣物。

 

 

六年間舉辦過不少換物會,發現人們的態度也改變了,以前瘋狂地拾走很多物品,現在拿之前卻會懂得三思。

 

今年6月JupYeah跟政府部門合辦命名為《執書》的換物會

 

 

Sam曾在加拿大讀書,也看過不少當地 舉行的賣物會,「外國人對二手物品沒什麼偏 見,經常都會有garage sale,一元至兩元一 件。然而香港人都是傳統中國人思想,不喜歡 舊物,例如新年一定著新衫等,有時我們與機 構合作免費入場,不少人亦因為衣物是二手的 關係最終放棄拿走,尤其年長的一輩。」不少 機構曾邀請JupYeah合作,今年6月她們就跟政府部門合辦命為《執書》的換物會,以書為 主角,希望能感染大眾學懂「惜物」,思考自 己和書本的關係,活動過後在JupYeah社交平 台看到組員的一則分享,如下:

 

「當日有位保安姐姐見到有一本公主書好靚,好膽怯走來問如何能擁有它,要俾錢還是怎樣?然後我話:『不用錢,覺得適合就拿走吧,然後姐姐好開心拿著那住本書走了,那種驚喜和開心的表情令人難以忘懷,俾錢都買唔返。」

 

「大概沒有人會為買書而產生罪惡感,所以大家也儲起了好多好多書,但如果是愛書人,希望你多點翻一翻你擁有的書,不要讓它靜靜躺在書架或家裏暗角封塵。它可是為你而生,被你寵幸了一次或一段短日子,或者在你學業、事業、身體、心理幫了你一把,然後就要自行變老變舊。如果你不再翻看,任由它在書架終老,那不是展現你的知識,而是在展現你的土豪。」

 

時裝,其實也是同一道理。

 

Ren和Kodi一直奉行簡單生活,三人之 中最大改變的可算是Sam。「貪靚」是女生的 天性,曾從事投資銀行加上於中環上班,自 不然就愛上購物,幾年間就堆積了不少雜物, 「後來成立JupYeah,每次舉行活動後看到那 一片『衫海』就膩了,加上覺得衣櫃太多東 西,每一至兩星期就執一次衣櫃,也太浪費 時間,既然自己經營JupYeah,就應該以身作 則;現在衣服都是換物會後拿的,再加點mix and match就是新衫啦,行時裝店的意慾也大 大減低。」

 

 

「以後都唔做啦!」

 

每次換物會都收到不少物品,可是不是每次都能把它們清光,慢慢也積下不少物品, Sam解釋:「處理的方法有三種,居住在坪洲 的兩姊妹Ren和Kodi,每次活動後都會把物品 拿回家中逐一拍照,再放上JupYeah網站待認 領。第二是先把物品放到租用的小倉庫裏,待 下次換物會再拿出來;還有就是捐給社區二手 店和在街頭舉行派衫活動。」不久前,三人舉 辦過回收女性胸圍活動,「這是《執嘢》fans 的idea,我們聯絡過不同組織,最後找到慈善機構"Uplift Bras",他們專門收集二手bra去 『新bra貴、舊bra缺』的地方,我們呼籲一眾 女士捐出完好無缺的二手胸圍,每個bra收取 五元作運費,不夠的話就由JupYeah墊上,剩 餘的錢會捐去關懷社區服務隊《維修香港》。 我們在香港九龍新界也設有回收點,九天內已收集超過四百個二手胸圍。」可是,過程中也 有不少令人激心的事,「有捐贈者不肯給完整 運費,理由是運費好便宜,放低一百三十五個 bra但只給五百元運費,生怕我們賺錢,最心 痛是大家香港人,何必呢?」每次換物活動兼 新推出的上門回收服務"Jup-Up"的所有運輸工 作都由三人和義工負責,每次大家都「呻」好 辛苦,但又會繼續做,這樣就六年了,幸好的 是三人無分彼此,如不是JupYeah早就解散; 由最初自己籌辦活動,到今天有團體和政府部 門邀請合作,出席環保會議……JupYeah漸漸 得到大家的認同,滿足感也。

 

「換物」,聽起來十分old school,然而朋友間的衫褲鞋交換、護膚品、嬰兒用品等等…… 在今天「消費過剩」的香港社會,其實每天都發生在你我的生活日常中;Jupyeah的出現,成為大眾的換物平台,每次的換物會,不只體現一種分享文化,更希望大家每次看到堆積如山卻又全新無瑕的衣物,學懂「惜物」。

 

每次換物會,以至全新推出的 “Jup-Up"上門收衫服務,三人都是親力親為;Sam直言幸運的是三人互相扶持,JupYeah才能撐到今天。

 

換物會剩餘的衣物都由Ren和Kodi拿回坪洲的家逐一拍照,再放上JupYeah網站待認領。

 

 

曾從事投資銀行的Sam每天穿梭中環,自不然就愛上購物,後來成立JupYeah,每次舉行活動後看到那 一片『衫海』就膩了。

 

 

 

與"Uplift Bras"合作收集二手bra去 『新bra貴、舊bra缺』的地方,短短九天已收集超過四百個二手胸圍,最終收到二場多個,是很驚人的數目。

 

 

 

Text/ Chan Kay

 

攝影/ Don Li

 

圖片由JupYeah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