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災難中孕育的傳奇:若然沒有他,戰後的高級訂製服可能已絕種了。

 

一個傳奇,在災難中孕育,在災後迅速成長。悲傷不遠,百事凋零,前途未卜,只有信念最堅定的人,能從困境中看到希望,同時能從破壞中堅持走美麗自主的道路。

作為法式美學的其中一個奠基者,他無視當時社會的守舊穿衣價值,勇於破舊立新,重建高級訂製時裝的地位,帶動及復甦紡織業,也帶動了刺繡師、工藝師、裁縫、製帽師等行業的發展,讓巴黎重回世界時裝的中心。

《Femina》媒體的評價為「恢復大家戰後對高級訂製服的興趣」。《Vogue》時裝編輯Bettina Ballard則說:「我像看到一場精心琢磨的戲劇表演,這是我從未在高級訂製品牌中看過的。」New Look並不是Christian Dior命名的,是美國《Harper’s Bazaar》主編Carmel Show看騷後發出了的一句評價:"It’s such a New Look!",一名路透社記者迅速在紙條上記下這句話,直接從陽台扔給在樓下等待的通訊員,新聞在當天就由法國傳到美國了。

1945年大戰結束,社會上各樣物資仍嚴重短缺,電力、煤、食物、生活必需品都被限量配給,當時巴黎的冬天只有攝氏零下十四
度,社會上鼓吹節約風氣,而時裝夢工場幾乎等於停工,當時的女性經歷過戰火洗禮後,衣著顯得中性、保守而隨便,但這一切都沒有減慢他為夢想而向前衝的決心 。New Look重塑女人線條,以Corolle(花冠)及Line 8 silhouette突出女性曲線,以散發女人味,他
說:「我想『建造』長裙,依照女性身形塑造優美曲線,顯露腰身,彰顯臀部,突出豐滿胸線,為賦予模特兒更飽滿的風姿,我幾乎
用了雙倍密織棉布或塔夫綢,尋回早被忘卻的傳統。」

 


 

New Look是指由頭到腳的整體造型,像個8字,上身的Bar Jacket是乳白色山東綢圓形燕尾束腰上衣,內裏穿上束衣,修飾身形的果效;而下身是Corolle皺褶長裙,輪廓像一朵上下倒轉的花冠,結構上至少花九碼布料才能製成,最立體的可以花四十碼,加深及豐富了法式優雅的定義,使長裙能隨步伐飄揚,搭配頭上圓頂尖帽、手套與鞋子,創新法式優雅的新時代符號。由於這衣服需花費高量
布料,有一羣節約主義者成立"little below theknee club" ,拿着"Dior go home"的標語在街上叫喊口號。與此同時,街上有些女人買不起Dior,便自己動手縫製New Look,從跳蚤市場找來可用的材料,例如是過剩的軍用降落傘,或索性取出家中窗簾布和牀單。

Rochas F/W 2013


 

與其說New Look的革新是關於時裝的,毋寧說這是關於信念的。那一刻,全世界恍然大悟:時局艱難不需要犧牲夢想,自主獨立不
需要犧牲美麗。
New Look往後經歷六代繼任設計總監,在每一個十年中轉化、更新為適合當代人穿著的面貌,在質料、顏色、細節上變化無窮,每一任設計師都有屬於該個時代的New Look。與此同時,New Look亦影響及啟發了其他後繼的重要時裝品牌,Yohji Yamamoto、Rochas、Comme des Garçons、Lanvin等品牌從New Look中吸收設計靈感,繼續編寫自己的夢想,時裝新面貌的革命精神,可謂無遠弗屆。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