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tter Matters 夢想與現實的堅持

 

 

每個創業的故事都應該被尊重,需要勇氣加上無比決心,尤其當你已經二十有八,身邊朋友開始成家立室,事業上漸見起色,而你卻決定將人生推倒重來……

 

跟Matter Matters創辦人Flora Leung緣起於米蘭“SUPER”trade show,當時場內十分喧鬧,在質素參差的設計單位中發現一系列奪人眼球的手袋,用上鮮艷顏色拼湊,配以立體直角三角形狀,甚是有趣;不知為何,當時卻沒有上前打招呼,一轉眼便是四年……今天再看到她,感覺格外親切,畢竟也算是看着品牌成長。2013年成立品牌,作品得到Net-a-Porter、Colette、Le Bon Marché賞識;四年間,作品種類先後擴展到手錶、絲巾、耳環、襟章和服裝等。如果以一個形容詞形容品牌,大概是「堅持」:堅持品牌風格,作品從Memphis、Art Deco和Bauhaus等後現代主義美學中發展;堅持質素,設計不好寧不投產;堅持小量製作,不被市場牽着走……這種精神和風骨,今天又有多少人說到做到?

 

將人生洗牌重來

 

成立品牌前,Flora身兼兩職,正職是廣告創作,那邊廂在利時商場樓上舖經營vintage手袋買賣,「從小喜歡儲飾物,尤其vintage手袋,經常歐洲和香港兩邊飛,那些今天在大牌子中無法重現的精緻細節,大開眼界之餘,亦叫我反覆思考手袋設計的重要性,要學習別人的好。」她分享。

 

從Memphis、Art Deco和Bauhaus等後現代主義美學中發展,色彩和物料有趣的組合,讓Matter Matters在市場中有明確的定位。

 

勞碌的工作幾年,感覺自己像海棉般被「揸乾」,也是時候停下來再「吸收」,便決定在廿八歲將人生重新洗牌,到英國進修兩年,為未來成立品牌作準備,「到英國的洗費,加上兩年進修而沒有收入,當時的想法是好好學習,要把錯過的賺回來!」2010年,金融風暴過後帶來是經濟衰退,整個時裝工業發展放緩,招請實習生講明“no pay”,在別人眼中在外地風花雪月的Flora確實承受不少壓力,她分享:「曾在McQueen實習,其中一個task就是不停畫骷髏骨草圖,內心很抗拒,這不是我風格。那時工作室有十多過實習生,做的都是雜項和串珠仔等下欄工作,毫無發揮空間,給我的感覺不太尊重talents,內心不停質疑和反問究竟品牌賺來的錢都往哪裏去?歸納出來是品牌現在只信marketing而不是設計⋯⋯接受了夢想和現實的落差,上班兩天後便辭職了。」

 

實習期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品牌,雖得到Gucci Group工作的機會,可惜簽証到期,回港心切,品牌名字 “Matter Matters”名字也改好,便無牽掛地回港創一番事業,她說:「你在UAL Showtime還可找到我畢業作品呢,是品牌作品雛型,也是單色系列,當時budget有限嘛,說開UAL,行內人都知道不少fast fashion品牌喜歡到UAL抄學生作品,料差,沒靈魂,行為『無品』;其實你俾少少錢跟那個設計師(或藝術家)合作,人家已經很開心了;如此弱肉強食的行為,令設計師很氣餒和受挫。然而,圖書館是令我最大開眼界的地方,倉存大,能一次過重溫1960年代至今的《VOGUE》,租書位長期爆滿,加上讀design就是『無底深潭』,你會不知不覺把書一直翻一直翻⋯⋯從那時開始我對品牌名字和設計略懂一二。」Flora自言是務實派,設計是首要,但亦要顧及「生意」,當時帶著目標到英國進修,出發前要做一大堆research,知道什麼品牌是著重graphic或fashion,「Céline的Phoebe Philo 是graphic base的一位,她走的方向非主流,但大家都喜歡她的作品,我便大概預測一下自己是否能傳遞出類似的感覺等等⋯⋯」她語帶堅定的說。

 

 

 

我是務實派

 

大學畢業展原本是舉辦予就讀三年課程的學生參加,只進修兩年的Flora本是未符合資格,但出色的畢業作品卻讓她能破格參與,「Final project喜歡的人多,有些feedback是設計未夠天馬行空,但我知道自己是commercial base,日後回港要『生存』。當時推出的袋款如直角三角形的Pythagoras、水桶袋Bucket、手提包Deco、tote bag款Square和The M咭片套等等,到今天仍是Matter Matters的重點產品,只是每季換上不同顏色組合。」在品牌內,你可找到不同類型和功能的袋款,它們之間沒有重複,這來自Flora的審慎考慮和篩選,設計感和實用兼備,看似沉重的Pythagoras卻意外地輕巧非常,好補充:「做手袋,用料好是基本,手袋皮革選用意大利皮。由於品牌屬少量生產,重新染皮的話皮革量太大,只會淪為「為做而做」,目的是為了把皮革用盡,最終拖垮了品牌。」有見及此,Flora選擇用廠商的存倉皮革,省卻一切煩惱。

 

2012年畢業回港,2013年10月正式推出首個系列;跟不少新進設計師一樣,回港初期Flora把屋企化成工作室,設計、拍照、執相等等一腳踢,網店Net-a-Porter的訂單也是在家中做完成,只是額外租倉存貨⋯⋯「土地問題」大概是設計師的經營品牌最傷腦筋的事情。Matter Matters走長青款,每季換上不同色調組合和物料予人新鮮感,粉色系、單色系、pop colors……Flora笑言經常有客人查詢數年前的款式。設計師最怕遇到的事,大概是「翻版貨」,「當然有遇過,我更買了一個看看,用料很差,純粹抄款。早陣子也有大牌子推出同款銀包,我已採取法律行動。」基本上品牌所有設計Flora都已經註冊了,這種「保障」在今天時裝界,尤其快時尚當道的世代更顯得更重要。

 

Matter Matters創辦人Flora Leung

 

 

品牌經營了四年,心態也不停地變更,重視設計感是Flora的堅持,「有些款式太seasonal,過半年你就不想用它了。當國泰民安時那些設計便『過到骨』,經濟差打仗你是『零』。」每季品牌產品照的佈置、拍攝和後期修圖都是Flora親自上陣處理,在她身上你感受到美感是與生俱來,衝擊的顏色的配搭,三角、圓形、長方形等擺設共冶一爐,以為風馬牛不相及,放在一起卻甚是和諧,「我相信每樣事物都有黃金比例,我憑感覺將他們湊在一起,算是上天給我的禮物吧!」她就是不折不扣的「整齊控」。

 

曾經營vintage手袋買賣,不只讓Flora學懂看手袋細節分辦優劣,與客人的深入交流亦令她懂得從客人角度分析,將之授予她的店舖員工,把客人的品味再調整和教育,因此,Matter Matters生意是逆市反升,「不少OL跟我說要平實款式,看上去形像不夠專業,我就知道她們不是我的客羣。現在客羣主要是從事設計藝術,他們更懂得欣賞設計,大家有共嗚得多。品牌間的共通弊病是取悅客人,最終迷失自己,這解釋到為何由Consuelo Castiglioni統領下的Marni做得如此出色,因她一直堅持自己的路,客人在外面買不到類似產品,行內又沒有代替品,這是我們值得學習和反省。」從不賣廣告,也沒有贊助任何藝人或KOL,Flora說要相信自己的眼光。

 

在工作室內被Half Moon手袋吸引着,Flora笑言它像西瓜,是品牌近來的熱賣款。

 

 

粉色系列大受日本買手歡迎,在11月推出的2017年秋冬系列會回歸到 “Bauhaus",設計相對成熟。

 

 

堅持少量製作

 

現在香港設計師品牌百花齊放,在如此的艱難時期,互相欣賞、支持和鼓勵很是重要,同期出道的時裝設計師Jourden是Flora欣賞的其中一位,「有時朋友逛街看到某些設計都會說『好Matter Matters!』當品牌做到能成為一個形容詞,也是一個小小成就啊!」 她笑說。

 

做服裝是Flora的新嘗試,FW17的毛衣用上高級cashmere製成,十分柔軟舒適;「爬樓梯」的圖案是品牌的signature設計。

 

從手袋開始,品牌產品種類不斷擴展到手錶、絲巾、耳環和襟章等小飾物,2017年秋冬系列推出冷衫、外套和頸巾,2018年春夏則再下一城,設計風格同出一轍均以幾何圖案為主,全部出自Flora手筆,「做自家品牌彈性較大,靈感未到或圖案畫得不好便索性不投產,冷衫我用cashmere,夏天衫用真絲,重質不重量;不做手袋設計的話,我仍可做branding和graphic創作,不會依靠單一收入,我從未做過時裝設計,但希望設計五年後仍會穿起,要長青耐看。近來喜歡做搪瓷飾物,耳環和襟章等小配件,價格親民,大眾較易入手。」當問她今季秋冬和2018年春夏推出的時間,她隨心的說:「2017年秋冬11月才到店啊,主題回歸"Bauhaus",感覺比以往成熟得多,產品圖還未拍完……11月到店那就可擺一年嘛!哈哈!2018年春夏預計下年四月推出吧,不過都是少量服裝和絲巾,沒有手袋,這是長青設計的好處。」Matter Matters實體店除了自家產品外,Flora還雲集約三十個各國品牌,如手袋、文具、書等等……「無錢賺口架!見到喜歡的東西就控制不了自己,有時覺得自己瘋了,我很希望拼湊出自己一個小天地,大家來我的店是會覺得有趣的。」她笑說。

 

曾推出過手錶,鴛鴦皮帶設計跟手袋風格同出一轍,今天依然耐看,自私的希望Flora將它重新投產。

 

 

搪瓷飾物有耳環和襟章等,都是品牌的新產品,設計感高,價格親民,大眾較易入手。

 

言談之間,女生們總說到美容護膚,卻發現大家都曾經歷皮膚問題,「初成立品牌時跟其他設計師gathering都談到這個話題,工作有辣有唔辣,這是夢想與現實堅持的考驗之一。」做自己喜歡的事,付出的不只是勇氣和決心,然而當你成功了,回望過去,一切也都是值得。

 

廿八歲將人生重新洗牌,未知前程,你又夠膽衝出去嗎?

 

 

text/ Chan Kay

 

攝影:徐子豪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