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與CdG的第一次 :專訪化妝師Evelyn Ho

 

Evelyn是行內資深化妝師,作品散見於廣告及時裝雜誌,但她最初是讀時裝設計的,對玲姐的愛亦是在學院中開始,她的畢業論文就是剖析玲姐的創作概念及哲學,多年來,身體力行愛玲姐、穿玲姐的設計。

 

 Text/Yumi Ng

 

Evelyn Ho (Shu)  wearing Comme des Garçons(Wardrobe : Evelyn’s own / Styling : Daniel Cheung /  Photo : Vinci Ng)

 

Mings:第一次買的CdG是?甚麼時候、在哪裡買?價錢大約是?買的期間有特別的故事嗎?

Evelyn:第一件應該是些濕星東西,可能是銀包、也可能是鞋。

 

Mings:第一件覺得十分難忘而又擁有到的CdG?

Evelyn:我有一件不規則剪裁的上衣,外面是喱士,跟住有金色的圓點,實在太靚了,應該是97秋冬那季。當時的感覺,是買到這件衫,太開心了,能擁有她的設計,實在是我的榮幸。

 

Mings:玲姐的設計能如此吸引你的原因?

Evelyn:我喜歡她對衣服有自己一套價值觀,玩概念、玩剪裁,將造衫這回事完全顛覆,以前的時裝通常是為一些固有的觀念服務,例如女裝要呈現女性曲線,女的要feminine、男要masculine這些,但玲姐完全不是這樣。

 

Mings:最愛的一個系列?

Evelyn:應該是97春夏Body meets dress, dress meets body那季系列,俗稱「腫瘤裝」那個,一嚿嚿、格仔pattern,mount住些絲襪,整個身體形態給扭轉及顛覆,簡直叫我大開眼界,成件事令人開竅,超級愛,可惜我那時太窮,買不起,如果能夠讓我回到過去,最想買番的,也是這季。

 

Mings:你買過最貴的一件玲姐?

Evelyn:連身裙來的,兩邊袖摃起,成個盔甲這樣,應該是14或15年的,著出來係人都看見,穿上不能搭巴士,就算搭的士,的士哥哥也會啤實你的,能夠穿的機會比較少。

 

Mings:有沒有數過自己有多少件玲姐?

Evelyn:沒數過,而且也不會刻意記價錢,但每季最少都會買幾件。

 

Mings:有否見過玲姐本人?如果可以問玲姐一個問題,會問什麼?

Evelyn:我沒有見過玲姐本人,如果給我見到,我相信我自己會直頭心跳的,我有些朋友是認識她的,但我不會瘋狂到去「捕」她,但知道自己身邊的朋友認識她,也會驚呼,好開心。

 

Mings:如見到玲姐真人,會跟她說什麼?

Evelyn:「我愛妳」,說笑的,講真應該沒法說出口,但我真的好鍾意她。我覺得自己跟買回來儲的人不同,我是認真不單止看見喜歡,而是喜歡穿,如果要在儲和穿兩者中揀一,我係寧願著而不儲,說真的有些比較causal的款,如恤衫、T恤等,我會著到爛,也試過丟掉。但有些collector item真是太貴了,真的買不起,會傾家蕩產的。

 

Mings:作為長期「用家」,覺得近年CdG水準怎樣?

Evelyn:我覺得她近年是「渣」咗好多的,自從她老公(Adrian Joffe)入主之後、及PLAY的出現,亦令件事commercial了許多,設計上是有走下坡的趨勢,以前是連在舖頭買的commercial piece都是很勁,很有idea的,但現在是少了,以前是每件都有該季表達的意念元素,但現在不會件件都做到。

 

Mings:當年玲姐和H&M crossover的時候,你的感覺?

Evelyn:其實麻麻地,好像很commercial,覺得形象會下降,至少是大眾了,始終珍而重之的感覺差好遠,因為H&M的感覺太即棄了,會覺得沒那麼衿貴。

 

Mings:會怎樣特別收藏及保存你的玲姐衣服?

Evelyn:每一件衫都個別分開來收藏,用密實袋袋住,再放吸濕及防蟲,再抽真空,但如果是褸,只可以用膠袋笠住佢,我屋企每年回南天都會發霉,所以一定要咁做。

 

Mings:買得最多玲姐的地方?

Evelyn:會在香港Joyce買,但鍾意在她東京的店買多。我試過在巴黎,有一次有個collector攞晒啲衫出來賣,我買了幾件,全部都是他的收藏,二手價錢,非常吸引的價位,好難不幫襯。

 

Mings:有沒有覺得有些款式是自己carry不來的?

Evelyn:她的大圓領好可愛,但有時怕太女仔,白雪公主得滯,還有很多ruffles的設計,也怕自己氣質不合,只是太喜歡,之後也豁出去了,照穿。

 

Mings:覺得今次MET展覽,召喚到新一代對玲姐作品的熱愛嗎?

Evelyn:我覺得新一輩穿不到玲姐作品的神髓,只是感覺,因為現在的時裝很講trend,他們的熱烈,跟我們是兩回事,以前對時裝的passion在於,鍾意那位設計師的作品,或對創作那種熱愛及投入,並不因為件事潮或有型。

 

Mings:會去看MET的玲姐展嗎?

Evelyn:一定會,就像完成心願一般,怎樣也會抽空飛去睇。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