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與CdG的第一次:專訪CdG收藏家Christopher Tai

 

我們COMME的專題特輯,當然少不了跟瘋狂愛好者傾偈,了解他們對COMME的熱愛,而玲姐的設計又如何影響着他們。作為玲姐作品收藏家,Christopher應該是較為有系統地收藏玲姐作品的香港人;由15歲赴笈英國唸書開始、修讀時裝設計、回港工作,十多年來無間斷有意識地挑選、購買玲姐作品收藏,全因為玲姐的作品,已經超越時裝,早已跨進藝術殿堂。

 

Text/ Yumi Ng

(Photo : Vinci Ng)

Mings:你與CdG是一見鍾情嗎?第一件吸引你的CdG是?

 

Christopher:應該在唸時裝那段時期,就有留意到玲姐造的衫。那種剪裁,真是與眾不同,可以說她造衫,並不是從剪裁、而是從概念開始的。我聽過一個故事,川久保玲做衣服的概念是抽象到不得了,她說過想件衫好像一嚿雲一樣,又或突然間想個褶放在一些很怪的位置上等等,在她之前,世人是完全沒有想過衫可以這這樣子的。我對她的設計,是抱著尊敬的心情去收藏。

 

Mings:第一次買的CdG是?甚麼時候、在哪裡買?價錢大約是?買的期間有特別的故事嗎?

 

Christopher:第一件買的是PLAY,沒有什麼特別,應該是大概14、15歲左右買的。不如說說第一次買比較誇張的款式吧。18歲左右在英國讀書,有多點零用錢,那年倫敦Dover Street Market第一次搞sale,連取名也特別過人,叫Dover Street Market Market,連店內其他品牌也一併減價,減幅驚人,最低去到三折;我記得當年在St. Martins教我的老師都好瘋狂,因為不設試身室,我第一次咁大個仔在別人面前狂試衫,有位講師直頭在我面前試褲!當年我買了一件cardigan,原價是九百多英鎊,以2000年初的價位來看,都是屬於比較貴價的系列,也買了件全件都是立體織花的上衣、恤衫等等。

 

Mings:如果時光能夠重來,你最想買的一件CdG是?

 

Christopher:我常常回想起那次DSM sale,每次想起都會諗,如果當時有多點錢就好了。我最想買回的一件,也是那次sale看到,是04年秋冬季的一件大褸,背脊有一整排雞毛,在尾龍骨上,因為太貴了,沒有買到,自此以後我就沒有再見過這件褸了。

 

Mings:你會不會有種穿不到玲姐女裝,而覺得好想擁有的感覺?

 

Christopher:是呀,我收藏女裝比較多,反而沒有怎樣儲男裝,男裝會買來穿。

不過特別一點的男裝我也會買,例如滾石樂隊那一季(06春夏)。其實她的男女裝都是概念先行的,但無可否認男裝比較商業一點。其實我一直不太清楚玲姐在男裝方面的參與程度有幾多,例如今次MET展覽就沒有包括男裝,不知跟玲姐覺得女裝主線才是品牌靈魂有無關係。

 

Mings:有否見過玲姐本人?如果可以問玲姐一個問題,會問什麼?

 

Christopher:沒有機會見她真人,反而她老公Adrian Joffe見過,好像在倫敦一個場合。我覺得玲姐應該不喜歡陌生人失驚無神跟她說話的,我也不想在她面前傻傻的,所以我估我會帶著欣賞的神情,向她微笑一下。

 

Mings:你大約收藏了多少件玲姐作品?會怎樣特別保養?

 

Christopher:至少都有500件COMME,另外Junya Watanabe也有,此外,Yohji、 Tom Ford時期的Gucci、YSL、DVN、Gaultier都有少量。收藏是個大問題,因為部份pieces好大件,我會用上三四個衣架掛上,白色衫不要跟深色衫一齊擺,要隔開,要開冷氣,定期抽濕,同時我也不用除蟲劑這些,因為會沾上化學品的氣味,不過會定時用滅蝨彈。其實在買任何一件之前,都要考慮是用什麼物料造,及保存的問題等等,有些如漆皮PVC這些,我盡量不會買,因為不利收藏;其他衣料如polyester都OK,好在這二三十年間布料研發好了很多,可以比較好好保存,不像6、70年代的polyester都易有問題,容易變黃。

 

Mings:你會賣你的收藏嗎?

 

Christopher:誇張的,罕有的款式,我一定不會賣,因為怕買唔番。若果有兩件收藏是類似、或同一季系列的話,也可能會賣出較不標誌性的一件。

 

Mings:你覺得以收藏家、學者及記者來講,哪方誰能最理解玲姐的作品?

Christopher:我覺得收藏家隨時比一般journalist對玲姐的作品理解都要深,作為collector,因為我們第一身會從她的作品中發現,玲姐會返番去以前做的東西,例如近季的作品,她會做番8、90年代會做過的;又或者Tricot那條line會翻玩主線的一些概念;連Junya也常會在archive中尋找靈感,再用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來,這些都是第一身接觸她的作品才容易做到。

 

Mings:會去MET的玲姐展嗎?

 

Christopher:打算8月親身飛過去看。其實我最想看見她的作品在一所真正的art museum作收藏及展覽,而不是design或costume museum,因為常常有好多人還會有疑問,到底時裝是否一門藝術,我覺得最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就是以玲姐的作品作回應。

 

Mings:你會將自己的珍藏展出嗎?

 

Christopher:本身不喜歡document自己的生活,但有朋友說過到老了記憶減退,整個人就無晒回憶了,我覺得自己的玲姐系列,係值得做一次正式展出的,不過不是現在,過多幾年再說吧。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