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ger Vivier設計師Bruno Frisoni對高雅的定義是……

 

432

 

每一位成功人士總是有他成功的理由,相信Bruno Frisoni的是對完美的追求。訪問前品牌公關說Frisoni想回酒店換過一套衣服,問我可否等一會兒;拍攝肖像時他看到櫃台上的手袋離奇移位,一臉嚴肅問個究竟,與訪問時的談笑風生若判兩人,更令在場人士突然緊張起來,然後攝影師解釋因為想有更好的拍攝效果才把手袋移動,Frisoni恍然大悟,隨即哈哈大笑,氣氛亦輕鬆下來。

 

今年是這位意大利裔設計師加入Roger Vivier的第十四個年頭,這些年他帶領品牌建立並強化其氣質和形像,並大膽地於2016春夏加入街頭元素,設計了這一系列運動鞋,令本來屬於晚宴和紅地毯場合的Roger Vivier更貼近人們的日常生活;設計師亦深信品牌的發展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ROGER VIVIER_SS16_Viv'_CMJN BD

 

M:MPW      B:Bruno Frisoni

 

M:你在已經工作了十四年,這是你最初預期的嗎?

B:不是,即使我是屬於一個long term relationship的人,哈哈……(在場人士都忍不住笑),對我來說事物來得快去得快,又或者可以很長久,我決定專心於Vivier的工作,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passionate的項目,我相信在這裏還有很多事情可以要做。沒想到逗留那麼久,我以為我會做較短的時間,我以為大家會比我更早覺得厭倦!哈哈……

 

M:有哪些最難忘的回憶?

B:有一年我參加了Met Ball(時裝界的奧斯卡),結伴的是Jennifer Lopez,那真是一個特別的時刻,第二天早上9點我與Cate Blanchett會面,這兩個經歷都很標誌性,而它們的發生只因為我在Vivier,因為品牌的關係,我有機會遇見Julianne Moore以及所有出色的人,你知道這是一些你不會想到會發生的事情。但當它發生,你又會不以為然。之後你想起來的時候,你會驚嘆:Oh my God! This is special!

 

M:你為如此優雅和成熟的品牌加入了搖滾和街頭元素,當你做這個決定時有沒有一剎那的猶豫?

B:沒有,這對品牌來說是一場革命,我們付出了很多時間把品牌帶上正確的軌道,現在是時候踏進新台階,為大家呈現出品牌最具質數一面,並與當下接軌,(Frisoni看着筆者的白色波鞋)你穿運動鞋,我穿運動鞋,她(公關)穿運動鞋,這是當今的潮流。有些東西可以簡單直接,同時又可以優雅成熟,最重要的是找到適當的平衡,我們不是一個行搖滾或街頭路線的品牌,但我們明白與時並進的好處與重要性,we need the favor of the time。於是,今季我們加入街頭元素,設計了一系列運動鞋,但這並不是說我們要偏向運動設計,而是更貼近人們的日常生活,運動鞋已經成為大家不可或缺的一個item,無論是運動、派對、工作甚至是fashion show都見其蹤影。

Floral print revived by Bruno Frisoni SS16 Collection

 

M:哪這個平衡點難以掌握嗎?在保持品牌的傳承與注入新元素之間的平衡會否很具挑戰性?

B:我認為這是設計理念的一部分,因為你把自己投射變成別的東西。你清楚品牌的DNA,了解它的起源,明白為什麼它至今仍然屹立不倒,然後你投入自己的情感和意念,令這些個人元素與品牌互相融合,重點是要on brand,但同時要做到超越人們的期望,正如你來自《明周》,我相信《明周》與《Vogue》或《Bazaar》的風格都不同,你在《明周》工作有其一套編採方向和觀點,你有自己獨有的風格,但你要適當地融入於雜誌的方向,找到一個平衡點。

 

M:你讀時裝設計出身,你覺得鞋履有限的面積會否限制自己的創造力?

B:開始時我的確這樣想,當時我是一個年輕設計師,公司叫我設計鞋履,這不是我想做的,我認為空間太小,但漸漸地我明白這不是面積大小的問題,而是結構(frame)的問題,當你理解結構,你就知道自己的限制,找到鞋面上設計的平衡點。正如珠寶設計,珠寶的面積比鞋履更細,愈細小的設計可以愈精緻。

 

1c

 

M:你還記得你與時尚的首個聯繫?

B:小是時候我一家住在鄉下,媽媽熱中於為男孩們打扮,所以我們的衣着非常端莊,特別是去教堂,我們都穿上無可挑剔的白色襯衫、短褲和皮鞋。對於一個小男孩去教堂是很無聊的一件事,所以我時常低頭注視我的皮鞋(brogue),數算有多少個孔子,留意那些雕花細節。我關注鞋履是一個意外,沒想到今天會設計鞋履。

 

Text/ Crystal Yung

Photography/ Anson Chiu     部分圖片由Roger Vivier提供

 

(訪問轉載自《明周》)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