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ola Cheung

絲花花藝設計師、絲花生活概念品牌 Bunny Garden創辦人。
醉心於絲花設計、希望透過設計美麗而恆久的花藝作品,把高級絲花的美麗分享開去。
2015 年推出首個品牌香薰蠟燭《JANE》。

荷蘭人與我

 
荷蘭人與我

" But our flowers are from Hong Kong ! "

 

這句話,是四年前一個荷蘭人對我說的。當時我們在德國見面,我拿着計劃書,告訴他我來自香港,問他可否賣他們的絲花給我們。荷蘭人一聽,臉色很古怪,像聽到一件荒謬絕倫的事,果然,他說:「不是不可以,但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我們的花都是來自香港的!」

 

很多人以為香港的絲花很落後、很假、很膠,曾經我也一樣,但其實是笑話,世界上很多高級精緻的絲花,都是來自香港的。和日本人相反,日本人把最高質的東西留在日本,很少出口,我們卻把我們最高質的東西,都往外銷。

 

是不是只有外國人,才配享用美麗的事物?那次見面是失敗的,但我們卻成了朋友。

 

上星期,我們談起不同的木材,適合製成什麼東西。他說在荷蘭,除了鬱金香和風車,最多的就是手造的木鞋了。家家戶戶都有,以白楊木造成的木鞋,是荷蘭人很珍貴的禮物——一切用手造的東西都很珍貴。他說要在一整段白楊木中,楦出一雙鞋型出來,真是很困難,但最困難的,是兩雙鞋子都要左右對稱,絲毫不差。

 

我說如果我的外公仍然在世,他一定可以為我造一雙很美的木鞋。

 

外公是一位木匠,我的童年,在他刨出來的木片、碎屑紛飛之下悠悠度過。他造板凳、桌子、衣櫃,總是一絲不苟,每個榫位都校得很準確,造出來的東西,都很實在。刨木、度位、打磨、拋光、上色,他總是在工作;工作累了,就會坐在自己手造的長椅上,咬著一星煙火,半瞇着眼睛,拉起二胡來 …… 荷蘭人說,哇你的外公很有型呀!

 

是的,外公性格木納、不擅言詞,一生相當平淡,只對木頭情有獨鍾。他雖沒有大富大貴,但他認真工作、對木頭的從一而終,在我心中,真是非常有型。

 

夜深人靜時,真的很希望他們沒有離開,然後荷蘭人說:「看看你自己,看看你的生活,他們真的離開了你嗎?我們做絲花的,得比誰都相信永恆,因為若不是為了留住一點回憶,我們只不過在製造垃圾而已。」

 

真是當頭棒喝。赫!

BY Zola Cheung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