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鐘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Wyman Wong:東京和我們這一代人

 

 

 

我在最傷感的那一年首次登陸東京,自此29個寒暑,以每年至少三次,最多每月一次的速度回鄉,是的,「青 春」在上一世紀的人,很多都自願和這個城市上契,像come out一樣,把這個曾經在長輩口中有國仇家恨的外族地 頭,認做自己的第二故鄉。

 

所以內地旅客還肯「侵略」尖沙咀廣東道的日子,縱然我都明白當中有辣有唔辣有沙糖亦有屎,但最後我都沒有 加入把他們叫成「蝗蟲」的大軍,大概就是因為有這一份「香港之於他們這代大陸人」就相等於「東京之於我們這代 香港人」的同理心。(而且還要冒着這樣稍一心軟便被「過激派」和「網上無聊搵人X派」迅速打成「維穩」的危險)

 

當然我們這一代也有另一支龐大的分支,會把樂園定義為曼谷,但喝慣明菜聖子那些森永牛乳長大的這一邊, 包括我,一定會在福島事件的那天覺得針拮到肉,聽聞東京預計在未來三十年一定有一次地震浩劫時心如刀割……

 

實不相瞞,我有本想寫未寫的「東京旅遊指南」拖了快30年,到了現在寫都沒有人要看了吧,但幸運地趁還有 片可以耕種的專欄,幾時心血來潮想寫寫「東京以外不是日本」(原定候選書名之一),我估還是可以眼都不眨便連 寫八十期的。

 

是的,這一篇又是在涉谷銀座、六本木,日本橋其中一間酒店房間內實地寫生的,我又去玩了。

BY 何式凝
BY David Wong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