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伟文

填词人,其实最钟意买嘢,最憎写字,星期日尽可能唔写字,去买嘢。

Wyman Wong:关于“唔著得乜嘢色”

 

 

唔著得红色

 

某朋友最近突然爱上风水命理,一顿饭下来,已帮席上每一个人都起了个“盘”,对不起,不太信呢味嘢的我已经忘了他是何家何派的术数,只记得他说人人都是金木水火土其中之一种命格,而我那种命应该多穿红色,因为旺我云云。

 

这和我以前一直无心听回来的“基本玄学101”的版本有些不同,我好像记得有套讲法叫做“红色唔系人人都受得㗎”,意思大概是一介草民不小心坐上了龙椅一定会晕那种顶佢唔住,所以地球上属于“普通命格”的绝大多数人最好咪试blah blah blah……

 

不禁令我想起多年前十分尊重玄学宁可信其有的李蕙敏小姐有次买了套超级靓的山本耀司showpiece拍唱片封套,那个颜色我叫它经典的Yohji Red(因为Yohji其实几乎只用一种red),然后好像到拍照那日才猛然省起“唔系人人受得起红色”这个说法,但又不舍得不穿那条真系好靓的大师杰作,结果是照着照拍,但相片出来后,要电脑执相,是的,在那个堪称“P相石器时代”的一九九几年,千辛万苦把红色tune成深蓝色……到了廿年后的今天,由头红到落脚的歌手演唱还是很少见,不知道是因为这个颜色本来大家就很怕著,还是因为那种阴阳术士的说法真的那么深入民心,又还是只因red carpet现已玩得太滥各人不想“黐地”咁简单而已。

 

我呢,有点斗气,试过在同一个颁奖礼穿了两次全红色,结果一年食白果坐足一晚,另一年可拿的奖都被授予了,不知道算不算破了那个玄学传说。

 

其实活了快50岁人,我觉得自己唔著得的颜色只有那些令我面色不好的,例如啡色,或视效说不出奇怪的,首推肉色。

BY 何利利
BY David Wong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