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鐘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Wyman Wong:那些有Dress Code的餐廳(下)

 

 

到了這裏,我另外有個故事要講,如果你碰巧聽過了,請忍耐我幾百字,謝謝。

話說那年陳奕迅的演唱會巡迴到倫敦的 O2,我們一行近二十人去捧老友場,碰巧王菀之和她的兄長也在英國放假,於是也去看了 Eason 演唱會。

完 Show 後,Ivana 告訴我她和哥哥訂了大師起家的那間 Restaurant Gordon Ramsay 晚飯,如果我有興趣 join 她便試試打去加兩個位子,我一來想多見見王小姐二來又想吃吃真正 Masterchef 那三粒星有多犀利,便說好呀!

翌日她打來 confirm 有位時,我才知道某個朋友打算在大夥兒面前「驚喜求婚」,他很想大家都在場見證,於是我便問 Ivana,若果 cancel 兩個位子要不要罰款?如果要的話就別取消了,唯有放朋友飛機吧。

稍後王小姐回電說問過了,一定要罰錢,但她哥哥特別好人,叫我們不用擔心,我們缺席兩人的 penalty 金額「最多我點番兩枝靚嘅酒嚟飲,已經喺番度!」是的,每人千多塊錢港幣的罰金,乘二雖也三千多,但在酒水那邊豪一點,也不難抵銷,總好過白白祭旗。

到了這個點,我仍然覺得我臨時甩底應負責任,就算對方真的要罰錢也打死無怨,不過如果結局能如王哥哥安排那樣,倒也未嘗不是個好折衷(雖然其實我本來也可以為了不罰錢而應約去的,這一點請記住。)

BY 趙式芝
BY 韋羅莎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