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懷念惡之花MCQ

 

 

道德家害怕他的存在,

他的露骨剪裁暴露假道學的虛偽,

擁有高超Tailoring技巧,使那些不懂裁剪的設計師做假困難,

設計有猥褻成分但無不道德的性質,

他的價值在於藝術地裁出了昇華的色情,

永遠懷念壞孩子Alexander McQueen。

 

 

他推翻拍拉圖放諸四海的古典美,

古典美單一,講求均衡對稱,

千篇一律,毫無生氣,

他主張浪漫,從醜惡中提煉美,

在可厭事物中發現魅力,

他的騷場用一種坦白自暴方式陳述,

展現生命中黑暗的憂鬱,

物之為美不在物,而在我,

所以憂鬱更能碰觸情緒,予人感傷。

 

 

他在道德對立面尋找靈感,

1995年The Birds系列,Hitchcock電影《The Birds》中的驚悚恐怖融入衣服,黑暗詭異。

1996 The Hunger春夏系列,吸血電影《The Hunger》中的血腥恐怖,骯髒軀體,嗜血氣息。

1996 Dante秋冬系列 , 但丁筆下的神學世界,怪物猛獸,萬惡不赦的魔鬼。

1997 Jungle秋冬系列,熱帶雨林裡的凶殘野獸,斑豹眼部妝容,衣服磨壞撕裂。

1998 Golden shower春夏系列, 現代人與社會的衝突,硬朗廓形,都市摩登。

1998 Joan秋冬系列,宗教式火葬,紅色瞳孔渲染憤怒與毀滅,置身火海。

人人皆可從他作品中發現自己的模樣。

 

 

他的騷場是一個感官的地獄,

幻覺中魔鬼化裝成美女前來誘惑,

模特馳騁在夢想失落園,

他將恐怖調和為美,苦痛抑揚入詩,

恰似波德萊爾的淫詩。

 

我將會是你的棺櫃,可愛的疫神,

將是妳的魅力與毒性的見證人,

天使所調製的珍貴毒藥,

我的腐蝕液,決定我心和生與死……

 

我想將我疼痛的頭深深埋入,

妳那香水四溢的襯裙底下,

有如吸聞一朵已經凋萎的花……

 

我消解我的怨恨,我將吸食,

從那未曾讓一顆心停泊的高聳的乳房上那誘人的奶頭,

吸食忘憂草和毒人參的甜汁……

 

由於妳,我將黃金變成了鐵,

我將天國變成地獄,而且我發現,在白雲的裹詩布裏……

 

 

 

他的衣服是病態的詩歌,然而病態未必不是美,

他在惡的世界發現美,也能在美中感受到惡的存在,

他的設計是惡的藝術,而不是惡的頌讚。

2010年當他完成巴黎騷後,帶着巴黎的憂鬱回家,

他選擇死亡,也許是他唯一的歸宿,唯一的慰藉,

死亡是一切的終結,但也是新的開始,

他在時裝歷史添上一抹幽魅,創造一種嶄新的驚悚,

人們在他生前稱他作瘋子,在他死後稱他為不朽。

 

 

BY 容祖兒 Joey Yung
BY SILVIO CHAN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