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一個人的Catwalk 1200公里的朝聖戰衣

 

 

別以為穿上一身袈裟就是苦行僧,

小心勿把衣服的角色弄髒,

出發前我這樣對自己說。

作為一個時裝精,

徒步在1200公里的日本四國朝聖路,

用意何在?

六公斤裝備,能玩出什麼花樣,

急救藥,雨衣,內衣褲,

手機及電池,輕腳架,

䕶腰和䕶膝共佔去四公斤,

加上水和食物,根本沒多少餘下空間玩styling,

困難重重,但保持型格仍是必須的。

 

 

遍路人就要打扮遍路樣,

第一番靈山寺買下白衣、菅笠和金剛杖。

白衣背後印有弘法大師空海寶號南無大師遍照金剛,

古時遍路修行視死如歸,白衣就是喪服,

意思就是先死而後生。

管笠擋風雨之用,

印有迷故三界城,悟故十方空,本來無東西,何處有南北四句偈文,

偈文原自六祖慧能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金光杖印有心經和同行二人,

表示路途上不孤單, 大師與你同行,

如在遍路途中身亡,金剛杖就會成為墓碑。

為了減輕負擔,免去輪袈裟、念珠和納經帳,

朱印直接蓋在白衣背上,

加上自家製作的白色頭陀袋,

黑色長袖Tee和黑色低浪褲,

腳踏Nike airmax鞋,

遍路造型完成。

 

 

開始行走時內心有些不知所措,

放不下城市中那個混亂和貪婪的自己,

一路太急着想抓住什麼,

未能隨遇而安。

途中走過怪石嶙峋的海岸,

滿佈杉樹的山谷,

一步一步隨着大師的腳印,

尋訪88座寺院。

每走一步,杖上的鈴鐺也一路搖響,

雖說鈴聲是淨土天音,

起初還是令我煩厭,

直至心情平伏下來,慢慢反而依賴上它,

免被野獸襲擊,

遍路可不是一條普通的參拜道,

而是杳無人煙的山道或是田野窄道。

絕大部分時間只是孤獨行走着,

荒野中我孤零一個人,感覺渺小,

但蒼茫世界我獨行的浪漫,又振奮人心,

走到滿身汗水,小腿腫脹,膝蓋發麻,腳趾起水泡,

甚至飢腸轆轆找不到補給。

可是每次當我面臨崩潰的時候,總有菩薩化身來接待。

當地居民常會自發支援徒步遍路者,

一顆糖果,一杯飲料,

也許是一趟接送,甚至免費住宿。

他們認為接待遍路者等同供養,報謝大師,

接代文化令人感動。

 

 

每一座寺院都有納經所,

參拜後寺院住持在我白衣背上蓋上朱印,

每得到一個朱印,自覺完成一段挑戰,

繼續上路,更接近那遙遠的終點。

作為時裝精的我,穿過無數品牌的Logo,

Logo曾經作為體現個人品位和素質,也代表身份和自信,

然而這個朱印logo對我而言,意義更大,

朱印一個頂一百個,因為它不能用金錢來交換,

只可以一步一腳印,一寺一朱印蓋回來,

衣服充滿我的汗水和淚水,喜悅和痛楚。

 

我沒有宗教,但我有信仰,

遍路是我時尚修行路上的紅地氈,

沒有閃光燈,沒有掌聲,

讓我了解時尚不是高人一等,

不應凌駕於普通生活之上,

遍路不是一條路,是一種精神,

它讓我慢下來, 放下身份和姿態,

甚至以狼狽的方式在風雨中前行。

行走遍路不會使我從一個平凡人搖身一變成為菩薩,

但能讓我停下來回顧和省思焦慮又迷茫的自己,

好好觀照內心的渴望。

感受生命的脆弱和時間的流逝,

感受自己的過去和遺憾。

當遍路結束,返回繁雜資訊的城市後,

有一種思念開始深深的發酵,而且揮之不去。

聽說遍路回來的人都會生病,

名為遍路病,

我這個時裝精,看來病情不輕。

 

BY GINGERMITE 花間道
BY 鄭天儀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