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LVIO CHAN

二十六歲 平面設計師 天天買衣服

三十六歲 時裝設計師 日夜造衣服

五十六歲 閒雲野鶴 終日對住衣服嘮嘮叨叨

Silvio Chan:這裏沒有Yohji 這裏人人都是Yohji

 

y2

 

這裏買不到Yohji,但Yohji無處不在,

無論在Marrakech的市集,

Fes的工作坊,Chefchaouen的窄巷,

Yohji處處擦肩而過,

迷路時,給你指引的伯伯是穿修道袍的,

閒逛市集時,兩旁肉攤的老闆也是一身修道袍,

街上買橙汁的帥哥當然不例外,

更不用說在餐廳端上薄荷茶的服務生,

連坐在地上的乞丐也是一身修道袍,

他們看起來像西方中世紀的修士,

又像東方退隱江湖道行很高的俠客,

忽然在你前面不遠處的窄巷轉出來,

又忽然消失在你身後的暗角,

既虛幻又真實,

像拍攝時尚大片的場景。

 

 

 

這裏就是摩洛哥,

充滿禁慾風格的修道袍Burnous,

是當地傳统服飾,

套頭式尖帽連身長袍,

袍子寬大,可作外套和睡衣,又可當毯子。

雖然每個人的款式一樣,

但細看袍子邊緣上的修飾還是有點變化,

有的在粗糙的毛布上繡了花邊,

有的在光滑的棉布上綑了彩條,

至於袍身的顏色,就更出奇地豐富,

多肉植物的針刺綠,飛沙走石的荒漠黃,

仙人掌果實的血色紅,愛琴海裏的姣婆藍,

希冶閣的迷離黑,駱駝屎的惡心啡,

再加上啡米混合的條紋,

選擇之多,比夜空星際更撩亂,

行走起來,袍子像裙,

微風扶柳,既陰柔又剛強,

摩洛哥的修道袍如其文化般混雜,

既不是阿拉伯,又像阿拉伯,

既不是歐洲,有點歐洲,

既是非洲,又不太像非洲,

呈現出一種雜交的趣味。

 

y4

 

 

Yohji從August Sander的照片得到啓發,

認為工作中的人最美麗,勞動服最性感,

他窮盡一生去營造一種極簡禁慾主義,

空靈的禁慾風格影響了一代時裝精,

時裝精都想穿得像August Sander照片上的勞動人民,

摩洛哥修道袍符合Yohji一切的審美要求,

粗糙的手感,低調的顏色,

簡樸的裁剪,有歷史的縐紋,

加上貧脊的衣料,殘破的布邊,

眼前的景象活脫是August Sander人像照的沙漠版。

August Sander透過笨重的大相機镜頭,

從玻璃上觀察故鄉的同胞,

我則用輕巧的智能手機,

透過視窗觀察遠方的陌生人,

他大大方方拍下整個時代的臉孔,

我只能偷偷地捕捉摩洛哥人的背影。

摩洛哥人不喜歡被拍攝,

一有舉動,他們會怒目相對。

 

y

 

 

卸下文明,來到摩洛哥古城,

驚覺人們仍然過着千年前的生活方式,

在貧脊中求生存,

環境惡劣,衣著簡樸,

那麼自然, 又那麼妖嬈,

Yohji討厭城市人穿著的虛張聲勢,張牙舞爪,

努力去虛擬一種城市人早已失去的簡樸氣質,

Yohji當然明白,

做舊的布邊始終不會是勞動痕迹的破邊,

人為的脫色代替不了陽光照射下的變色,

我不知Yohji有沒有來過摩洛哥,

在這裏不懂Yohji的摩洛哥人個個像Yohji,

在城市一身Yohji的土豪,怎樣穿都不像山本耀司。

BY SILVIO CHAN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