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vid Wong

假上流,真基層,寫時裝,寫生活。原職廣告人,天天化名IFEELCOOL在Instagram、微博及雜誌上亂發時尚混搭、潮流嗡風。

潮流生活文字散見於《JET》《e週刊MODE》《壹週刊Next+ONE》《YOHO》《MENSUNO BLOG》《時尚先生Esquire》《milkB》《MR》《風尚週報》等等....

歡迎指教 IG: @IFEELCOOL
Facebook: Ifeelcool
微博: @ifeelcool

David Wong:我不是玲姐粉絲,但我是玲姐粉絲的粉絲

 

 

有話直說,我其實不是川久保玲的粉絲。

 

在今時今日,尤其在Met Gala Ball之後向大家坦白,也許要一點鬼叫自己伸手在身上拔出劍的壯烈和勇氣。

 

別誤會,我絕對欣賞玲姐的黑色與白色、玲姐的解構時裝、 玲姐對恤衫變出的各種魔法等等,我完全拜服。 數十年來日本設計大師在巴黎在國際一躍龍門, 但由森英惠(Hanae Mori)到三宅一生到山本寬齋,別說設計師本人,就算是品牌本身可以笑到今天的,除了玲姐還有幾人?所以不單是設計哲學,就算是商業頭腦,我都十二的佩服。

 

但我身體內的金牛座性格基因,往往都衝破了理智的底線,尤其是當玲姐為這個世界帶來最大的貢獻:不是設計作品,而是由她衍生出來的「玲姐Fans」玲姐回顧展展出這麼多作品,其實應該預留一個展區,叫「玲姐Fans」,可以展出筆者在人生中遇過的以下幾件傑作。

 

話說如果你有幸經歷過香港的黃金盛世,即八十九十年代, 那麼你總會在成長的媒體中認識幾位「玲姐系」的偶像、高人。例如在我的青葱歲月,劉天蘭小姐和《號外》雜誌便是「玲姐系」的啓蒙掌門人。其實劉小姐是否真的常穿玲姐我這等凡夫俗子怎可能知道,只是在翻《號外》呀《明周》呀甚至《金電視》呀,見到她永遠一身黑色白色幾何不對稱闊袍大袖, 我和八卦同窗都會自動對號入座,她必定是有型的「玲姐系」高人。當然,我們這些窮忙族,唯一可以去朝聖摸摸玲姐的作品,都只是在 I.T的大折扣日,拿起她的不對稱䄂恤衫,看着它的半價後的價錢,咬牙計算下一個吃杯麵度日來換取聖恩的可能性。我記得那位八卦同窗,在那時候,一件紅心眼Tee都望穿秋水,到今天長大後仍然有一個見心即癢的入手癮,他說是一種怪你過分美麗而引致的一種後遺。

 

到了進入社會後,這種劉小姐「玲姐系」高人的形象,對你的生活影響更大。例如筆者初入廣告界,有一條不成文的時尚潛規則:如果你的風格屬於「玲姐系」,那麼你必定是有品味、有獨立個性、不喜隨波逐流,而且是非常有性格的Interesting Individuals。所以我的女同事,一身黒「加喪」、一手香煙,就開動了創意女強人模式(雖然其實她在OT時展現的 ,比較像是草間彌生模式)。後來和同事OT得太多,開始混熟起來,在一些脆弱的Happy Hour之中,這位女同事終於向我說出了一個不能説的秘密:在玲姐的解構時尚、男女角色定位的探討下,其實掩藏了她略少少肥的身形。玲姐的衣服是用智慧做包裝,最好的保護罩,所以我們都愛她。第二天女同學酒醒了,回到辦公室又會若無其事的穿玲姐系服,拿起工作文件向同事叫陣。

 

正是如此,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倒是是「玲姐粉絲」的粉絲。一路走來,看見喜歡她作品的收藏家的快樂和長情,感到十分有愛。看見在她作品背後,掩蓋着的脆弱與哀愁,又十分的有人情味。人們常問,人穿衣服抑或衣服穿人;但我在「玲姐系」 的粉絲上看到學到的,比其他品牌粉絲上更多。有時候,香港人很可愛,參加玲姐俱樂部的粉絲有如參加了一個開放的秘密會社;就像春嬌跟志明的暗號,其他地區城市的時裝精,是不會領略到的。

 

Graphic/ Kevin Pun

BY David Wong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