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墨 Daniel Cheung

90後的時裝編輯;沒有見證川久保玲如何驚動巴黎,沒有親身體驗出自Margiela筆下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

以「後現代」的方式學懂時裝文化,一律先見圖片,後見真跡。

我的劏房生活:空間有限,但是我們的創意無限

 

1fc78be450951447f3a9fbeeed348d1f20cb4824

資料來源:Photographer Spends Three Years Capturing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South Korea’s Poor

在你而言,空間的定義是什麼?不論你愛用哪種語彙,「空間」看似容易理解,但原來自古希臘時代開始,「空間」一物是哲學與物理學上的重要課題。有人認為,空間意指「實實在在」的平方尺,又有人指出空間分有「縱」、「橫」等等的假設。

到底空間是什麼呢?不論是本港還是韓國,看來我們對空間的最大認識,都不在乎「地少人多」、「劏房」等等的關鍵概念。

雖然早已對士地供應問題略有微言,但是,直到近日也搬進了「劏房」,成為了社會問題的「當事人」,我才發現,原來「空間」在本港是如斯的「僧多粥少」。剛巧在網上讀到這篇報道,看着照片也是身同感受的。在如此狹窄的空間內過活,每一天都好像硬要把一件模型拆件再裝嵌,每晚/ 早都要很有「手尾」地把衣服整理好。身未累時,心已累。

14

不過「入伙」接近三個月了,生活都逐漸調對了步伐,換句話說就是「習慣」了。不過當習慣過後,自不然便會把「不想習慣」的事物努力改進。我一向都不是個立志搬進二千呎豪宅的人,只求衣櫥得得體體就好了。但是如此細少的空間,其實一個衣櫥都容不下。

情況就如下圖,劏房的Best Friend是牆上掛勾。一排才數十元,但卻能把「家」整理得井井有條。是小弟生平以來覺得把錢花得最「值」的一次。

6-5

當空間有限時,家中的衣物難免採用"Selective"的方針,只攜帶了應付工作需要的、運動的、休閒的…等等款式說得上應有盡有,不過一律一件起,兩件止。尤其近日出埠多了,更著手把旅行箱融入家中,成為了衣櫥的一部分。然後把細袋放入大袋,同款式的恤衫、外套一併掛起,耗盡了腦力把個人物品好好收納、把房間內的有限衣物盡情配搭,不時才發現…「噢!原來這件配那件很好看」,「原來我穿oversize的上衣配9分西褲都不錯」…諸如此類的新發現,都是因為當初的「不能」,才叫我現時有了這個「能」。情況就如Stella McCartney拒用動物皮革般,最終還是研發出媲美皮革的人造物料。

再回想起「空間」有分橫與縱的假設,實在不無道理。或許我真的負擔不起「橫」的空間(即是實在的),但我卻盡情探索「蹤」的空間(意指創意、心靈),自我創造一個虛構的二千呎「豪宅」。

所謂人窮志不窮,志不窮的人,其實都不太貧窮。

17-4-2017

BY 張墨 Daniel Cheung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