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頌華

6時起牀寫故事、8 時15分換上高跟鞋上班去的OL。

林頌華:OL的快樂自閉小時光

 

BOOK STORE

 

或者我從小就有點怪。小學時期每個周末的家庭活動就是逛大型百貨公司,我兩個姊姊總是黏着媽媽、伯娘一起購物去 ; 而我總是得到爸爸的特准,離隊到通常在頂樓的書店。愛看歷史書和名人回憶錄的爸爸有時候也會跟我一起離隊,而我只有在書店才可以甩開大人的手,自己在青少年讀物那邊冒險,一待就幾個小時,直到晚飯時候才會被接走。

 

長大後的大型書店,雖然有海量的書,也設有咖啡室,但不知道是人流、裝潢還是風水的關係,我總感到難以再在書店消磨時間。在寸金尺土的二樓書店站着看書,挺多也只能撐一個小時而已。

 

最近到訪了比比書屋,才終究找回一點昔日在書店裏快樂自閉的小時光。比比書屋位置在錦田,與一個有機農莊相依,越過一雙雙滋潤大地的手,就來到滋潤心靈的地方。

 

書店鐵皮外牆漆上了附近雞公山的山水,屋外有一顆樹,樹蔭下有木造小平台,可臥可坐,配合幾個滿滿的書櫃,就成了半露天的竹雨小書齋。這兒放置的,大概是訪客向掌櫃「以書換菜」而留下的二手讀物,尋寶經驗豐富的我很快就找到一本八成新、村上春樹的《人造衛星情人》,是首次造訪的好開始啊。

 

走進書店,地方不大、樓底不高,書由地板向上排列至視線以下,根本就是要你好好坐下來看書的邀請。這兒沒有刻意去播放輕音樂、燒香薰,只有田野常有的鳥聲、遠方的飛機聲 (因為近石崗?) ,還有掌櫃蔡刀的手沖咖啡香,卻足以令人放下首次來訪的拘謹,輕輕鬆鬆地讀書。

 

不過環境是其次,一間書店的靈魂,還是在書本之上。比比書屋的書種不算很廣,但每一本都是掌櫃親自挑選入書,有關於耕作的、食物的、探討生活和心靈的書籍,更有不少繪本和古典文學。你會發現當有人就着一個題目與你分享他的書單,每一本都有着掌櫃親自閱讀過的品質保證時,比起樓高三層的連鎖書店,在二百來呎的比比書屋內更容易找到吸引你沉迷下去的書目。

 

蔡刀還會適時奉上他的手沖咖啡,來訪的人咖啡興致來了要續杯的話,唯一條件就是替掌櫃朗讀一段介紹咖啡豆的產地和濃度的文字,長知識之餘,又可以和掌櫃和其他訪客打開話匣子。期間分享到的,不止書本,更有他從書本裡自學而來的生活品味。

 

正如書店臉書上的介紹,比比書屋確是「最遙遠菜田上的小書店」。如非住大埔林村、錦田一帶的話,從市區乘車到訪至少也需要個多小時吧。但蔡刀卻會笑言這不方便的地理位置,給書店製造了最理想的人流,和打書釘的條件。他也不時邀來他喜歡的手作人來辦課,更有音樂會、讀書會、茶道分享……掌櫃說要把台灣的小確幸帶來香港。

 

的確,能夠在營運艱難的香港,找到一家由愛書人所辦的書店,已是對像我這種old school書蟲而言,最奢侈的小確幸,也是E.F. Schumache所言 –  “Small is Beautiful” 的最好印證。

 

BY 林頌華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