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詠詩

劇界最炙手可熱的女劇作家及演員,作品笑中有淚。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最佳女主角(喜/鬧劇),《香港式離婚》則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瘋狂陪月(1)

 

這個題目,我可以出一本書。

 

聽說陪月是坐月子的專家,我這個意外懷孕的任性中年婦女當然不問因由先請了再算。在完全不知坐月是什麼的前提下,我只知道陪月應該是煲湯呀,照顧產婦飲食呀,和幫助照顧初生魔嬰。

 

原來經驗老到的陪月很搶手,收費也不便宜,要預早一年預訂,否則有錢都請不到。我在懷孕半年左右才開始找,是,我是有點心虛,但也被我找到一位,叫「柴灣娟姐」。她來了我家,說好要買什麼儀器,對好了我入院日期,說好了入院前一個月再聯絡。

 

在我臨盆前一個月,我打電話給「柴灣娟姐」夾時間,電話接不通;然後收到她的信息,說「落了訂去旅行退唔到訂幫唔到你呀Sorry」。

 

我再打她電話,她當然沒接聽;對,她就這樣消失了。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要簽約落訂否則陪月會跑掉。

 

Oh well,我知道了,因為⋯⋯她真的跑掉了。

 

我沒有瘋狂發信息轟炸她不負責任,在臨盆前一個月前放我鴿子。是我不小心。不能怪人家沒愛心。我只覺得她連親口通個電話交代一聲都不敢,好窩囊,我的BB才不想被這種人照顧!(看我真的好會安慰自己喔!)

 

終於,搭上搭,找到一個叫"JJ"的陪月,朋友說原本好想好想請她,因她照顧老人家很有辦法,自稱有考陪月牌;但因JJ工作比較隨心,不喜歡被預訂一年,所以朋友預訂不到;遇上我求救,她感到自己想工作了,就答應了。

 

在危急的情況下找到JJ,我簡直覺得她是天使!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請了她十天後,我便用自己的方法請她滾開。

 

陪月JJ,使我的生命經歷了一次超大的震撼,JJ這個人物,簡直開拓了我對人類這個物種的新認知。

 

第一天,魔嬰回家,全家上下忙到發癲;我媽請她幫忙清洗衣服,她笑着答應了;她收工走了之後,咦?不知她把衣服晾到哪裏去?我遍尋不獲,終於發現,她的確洗了衣服,但沒晾就收工走了,整機衣服臭在洗衣機裏。她還沒有將衣服分類洗,所以衣服都絞在一起染色了。

 

我第二天問她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她微笑着跟我說:「其實陪月係唔包洗衣服的。」

 

其實陪月係唔包洗衣服的。

 

Ok,陪月不包洗衣服,你大可以:

 

1)堅決不洗;

 

2)當我媽要求的時候你告訴她陪月不包洗衣服,然後不洗;

 

3)好啦幫你一次然後再講清楚「其實唔包㗎」然後我會很不好意思地感謝你然後以後自己洗。

 

現在,你先是笑笑口答應我媽,然後把衣服胡亂投進洗衣機絞在一起染色,然後不晾乾,然後衣服臭掉,然後告訴我「其實陪月係唔包洗衣服」?是什麼玩法?!

 

由於相識不久,我只是反反眼就自己把衣服再分類洗。心裏覺得這個人有點不妥,卻搞不懂這行動裏的邏輯⋯⋯

 

原來,這只是一切災難的前奏。

 

她,是不會烹飪的。(天響起旱雷)

 

(待續)

 

首先,不論她做錯了什麼,她的態度都十分親和,語氣十分溫婉,笑容非常可掬……對,這種PR功夫她是做足的,可是實際陪月工作。

 

BY 黃詠詩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