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如風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為何離別了,卻願再相隨?」是命還是運?有人苦等一生與至愛失散,有人尋尋覓覓,久別重逢。

 

最近看了一個超浪漫的展覽,浪漫不只整件事、整個策展理念,甚至連展覽背景音樂,都出奇地讓你思潮起伏。可是,這個展覽不關乎人而關乎於物,卻一樣令人動容。世上竟然有一個人,為失散的古董家具,在天涯海角尋找另一半和其他「家庭成員」,夠情深吧?

 

大隱隱於中環的兩依藏博物館,正在舉行《重緣再續:兩依傢俱的收藏故事》展覽,就是有關主人馮耀輝收藏之旅中有關「失散與重聚」的動人故事。明明是中國古家具,靈感卻源自《貝多芬告別奏鳴曲》(Les Adieux,又稱第26號鋼琴奏鳴曲)的三個樂章:告別、失散與重逢。

 

中國家具的製造講究對稱和偶數,桌椅几案等日常用具都是成對製造。由於種種歷史原因,如戰爭和文化大革命等,大量珍貴家具損毀或散失世界各地,馮耀輝花了幾十年,成功令九套家具「重逢」,造就九個有關重聚的曲折故事。

 

好似一對黃花梨透雕門方角櫃,他在八十年代於香港收藏一件,另一件要等到廿一世紀初在北京出現,才收歸重逢。另一對紫檀梳背扶手椅更傳奇,八十年代馮耀輝原已落訂購買,出貨前被偷走一件,他無奈只買下單件,苦苦等待十餘年後終於在美國三藩市一個小型拍賣會上重逢,機會難得他不加思索就出手,這種失而復得絕對是眼力、財力與運氣造就。還有一式三件黃花梨南官帽椅,馮耀輝在北京以第一張椅子的三十倍價錢投得另外兩張,務求令他們團聚,現默默等待第四甚至更多的家庭成員出現。

 

其實,現僅存的古代黃花梨及紫檀家具已少於一萬件,兩依藏的藏量逾400件是全球私人收藏中之冠,當中能以一己之力讓九組家具成對,也算是傳奇。

 

70歲的馮耀輝說,收藏中國古代家具過程跌宕起伏甚至可以說是驚險,所以才吸引。尋找遺失家具的難度沒有讓他沮喪,反而因充滿挑戰的過程和成功的快樂而無限振奮。實在難以相信,這說話是出自這位「分分鐘幾百萬上落」的股壇壞孩子之口,原來《貝多芬告別奏鳴曲》更是他的最愛樂曲。

 

BY 馬如風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