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如風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致前度 - 舊歡豈如夢?

 

 

cafe_society_still

 

情人節是一枝公、甜蜜二人,甚至擠逼的三人行,我都強烈建議大家把《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和《情迷聲色時光》(Cafe Society)一拼重溫。前者橫掃金球獎七個大獎,是31歲的年輕導演Damien Chazelle的力作,後者則是81歲的老戲骨Woody Allen去年一貫諷刺人生的小品,二人年紀相差半個世紀,卻一同在爵士樂聲蕩迴中說着舊歡如夢的故事。

 

成世人流流長,除非你真的遇上幾個人渣,否則夜闌人靜想起故人,或許流過兩滴眼淚:哭一雙好戀人,差一些會一世同行,無奈又總須分。或者感嘆過兩聲: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青春是殘酷的。兩齣電影,兩位主人公演繹的,都為了追夢掙扎在理想與妥協之間的愛情故事。《星聲》以舊式叙事手法,向大量荷里活歌舞片致敬,也是向青春致敬。導演寫男女主角被各自追求崇高夢想的心吸引,走在一起,最後夢想達到,卻在互相磨蝕中放棄彼此。結局放了有點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虛擬想當年flash back,震撼你的內心,喚醒故我。

 

《情迷聲色時光》是Woody Allen自1987年的《歲月流聲》(Radio Days)後首次替電影旁白,而非在幕前演出的作品,諷刺人生更到肉。電影寫荷里活一對討厭荷里活浮誇、虛偽的男女主角熱戀起來,女的最後念念不忘有錢的舊愛,與純真的男主角分手。二人各自攀爬,名利都得到,最後卻發現自己最想念對方,可彼此都已不能逆轉的變成當初他們最討厭的上流膚淺惡俗人物。

 

兩者都在碎碎念一個殘酷現實:當你以為夢想達到,但擁着初衷的那個自己已經不在了,單純、真愛,都失去了。那算是失敗的成功,還是成功的失敗?

 

渡日月、穿山水,尚在恨那誰?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但說過去卻那樣厚。

 

面對曾經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再無力只可互換一個感恩的眼神,心裏唸白:這趟旅行若算開心,亦是無負這一生。

 

 

BY 馬如風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