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淑莊

大律師,公民黨副主席,舞台表演者,似乎難以對自己的身份下單一定義。也因為沒有既定的身份界線,得以享受越界的自由。

陳淑莊:只想Casual地茹素

 

 

 

雖然說我天性貪吃,但間中還是樂得清淡,不過從前香港素食的選擇很有限,有時朋友約我上齋舖,吃的也是煞有介事的菜式,例如普通一碟炒青菜要浸在濃得像漿糊的芡汁中,發出油光的酸齋鮮豔得令我想起演唱會的螢光棒,但都不及將一堆麵根模仿成乳豬或石斑般震撼。明明蔬菜豆腐已經鮮嫩無比,幹麼不簡簡單單以真面目示人,非要把它弄得似葷不是葷不可?傳統齋舖喜歡模仿葷菜,其用意本為吸引習慣吃葷的人,近年茹素愈來愈普及,新派的素食店均放棄了這種做法,把心思放在突出齋菜用料及煮法本身就千變萬化,色香味齊,反而更令人食指動。

 

 

廚藝高超的人根本毋須每道菜打芡,像南瓜、薯仔、椰菜花等蔬菜本身含澱粉質,烹調時間長一點自然令汁液濃稠起來。又例如意大利飯的澱粉質特別多,即使本來的蘑菇汁「水汪汪」,放了意大利飯之後也一樣變得濃稠起來。

 

以前在香港茹素的最大問題是小題大做,茹素的人好像有食物敏感一樣,一班朋友點菜時要特別小心多加遷就。其實我最享受的茹素情景是這樣的:朋友之中吃葷也好吃素也好,都可以在同一張餐單找到心水,你點你的肉醬意粉,我吃我的蘑菇意大利飯。你不用遷就我,我也不用遷就你。

 

我一直喜歡跟朋友去大牌檔,今天的大牌檔也有很多素食菜式,以炸豆腐而言,以前我們只有椒鹽豆腐一味,軍記的黃金豆腐飄着鹹蛋黃香,東寶的香草炸豆腐嫩滑得很。當大牌檔的素菜如此出色,還可以豪氣萬千地灌啤酒,自然令我茹素得十分痛快。

 

不過喜歡 Casual地茹素的最大問題,是無法享受掃街之樂,煎釀三寶都釀了魚肉,雞蛋仔又不夠麻甩,我有時勉強會用臭豆腐充撐,但就是沒有篤魚蛋的掃街風情。最近進駐旺角的綠色超市旗下的素食café推出了咖喱三寶:素魚蛋、蘿蔔和雞髀菇,算是滿足了素食MK友的食癮,唯一缺點是他們設在商場裏,令人少了掃街的感覺。

 

我認為café最出色的是純素芝士未來漢堡,純素芝士以堅果代替牛奶,味道竟然比牛奶芝士更出眾,再配上牛油果,creamy得來香氣撲鼻。如果這種漢堡包可以進駐其他漢堡包快餐店的話,真是功德無量。

 

說到底,我們要感謝一眾多年來推動素食主義的朋友,正因為他們身體力行,費煞思量,令以前煞有介事的食齋文化變成casual的茹素潮流,只盼以後更多餐廳增添素食菜式,令素食變得更加普及。

 

BY 鄧小樺
BY 今日敗家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