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淑莊

大律師,公民黨副主席,舞台表演者,似乎難以對自己的身份下單一定義。也因為沒有既定的身份界線,得以享受越界的自由。

陳淑莊:識煮識食仲要識得講

 

kitchen-boss copy

 

我很喜歡看飲食節目,也愛留意人家如何形容食物。曾經有位電視飲食節目主持因為常說「雞有雞味、魚有魚味」而遭人揶揄。不過起勢講「隻雞好有雞味」,總好過某某烹飪節目主持起勢用廣告贊助商的雞汁調味,不理中、西、法餐連煲粥都唔放過,於是明明無雞的菜式都好有雞味。

 

電視飲食節目的靚女主持也愛用「好有口感」形容食物,但這種「口感」該是彈牙抑或爽脆還是煙韌呢?我一直好奇「口感」可以怎樣更好地表達,後來看了英國女作家扶霞鄧洛普(Fuchsia Dunlop)寫的《魚翅與花椒:英國女孩的中國菜歷險記》,她形容上好的鮑魚的口感「就是輕咬你情人變硬的乳頭的感覺」,我頓時覺得全身都酥軟起來,見識了以文字形容美食的更高層次。

 

寫食評是一門專業。食評家不單要以舌頭仔細地品嘗出鹹酸苦甜鮮的味道,還得以精準的詞彙把這味道表達出來,而更出色的是像扶霞 ・ 鄧洛普一樣,以聯想令讀者隔着書紙也恍如跟她同桌進餐。

 

烹飪節目主持也是另一門專業,他們要不斷鑽研食譜,要在限時內煮好,為了讓觀眾成為長期粉絲,食材一定容易找到、煮法不能太複雜,還要在過程中不斷形容食物的狀態。這門專業猶如廚師加食評家,只有真心喜愛烹飪及食物的人才能做得有聲有色。

 

可惜不是人人都有自知之明,許多人以為愛吃便能做食評家,識煮兩味便可教烹飪。美國蛋糕大王Buddy Valastro靠電視真人show《Cake Boss》成名,他本來為父親打理家族蛋糕店生意,在節目裏變魔術般造出一個個令人歎為觀止的蛋糕。這位有意大利血統的蛋糕大王也愛下廚,於是炮製了另一個電視節目《Kitchen Boss》,由蛋糕專業跨進烹飪專業。

 

實不相瞞,我每次看他的烹飪節目都覺得納悶,他的廚藝也許不俗 ,但他形容美食的詞彙實在太貧乏,經常煮好一道菜就自問自答:"Does it look good or what?"他試食時一臉陶醉說:"Oh man!"然後便沒有然後。他煮什麼也愛加牛油,但到底味道有什麼分別他說不出來,我作為觀眾實在無從投入。

 

我每次看飲食節目或烹飪節目都慨嘆書到用時方恨少,一直只愛捐窿捐罅搵食,卻沒好好進修食物及烹飪的知識,無法以豐富的詞彙形容我舌尖的感覺。不過反正世人對文字的要求似乎愈來愈低,你看美國那位新任總統的演辭通篇不是tremendous 就是great,或是really tremendous和very great,竟然可以贏得粉絲的如雷掌聲,就明白希望在人間,也許有天我也能當上食評家。

BY 陳淑莊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