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天儀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鄭天儀:大愚若智

 

 

採訪的人物多了,自然略懂看人。

 

我認識的真.高人幾乎都是大智若愚類的,謙遜恥於賣弄;但市面充斥的卻大都是「大愚若智」之流,欠缺真餡料卻慌死鋒芒不夠露,露是露,不過是露底,大愚也。

 

人馬座喜惡全寫在臉上,叛逆之徒,怕你有牙?記得小學我已對付過這種吹水唔抹嘴的瞎扯之輩。有位小學同學最愛炫耀,說自己周遊列國吃盡天下美食,揶揄同學們母親的愛心飯盒垃圾不如。看不過眼我跟她打賭,有種食物她一定未吃過,為逞強她可以不顧一切,叫我說來聽聽?我說:「米田共」。小朋友不懂嘛,她只是一心不示弱,就大大聲向班裏宣告:「誰說我未吃過?我吃過不止一次啦!土包!」

 

從此,她就多了個花名,改了姓米。

 

欺騙,有時反會令你自己死得很難看。內地有位很著名的藝術家,未紅時曾出走海外獲得當地義氣仔女買畫資助其生活,後來他紅了之後,竟都說這一批畫是假貨,恩將仇報,氣得當年一落機台灣就被人拳頭接機。

 

曾經也有位藝術家說他在法國皇宮搞展覽,好X巴閉,傳來法文宣傳資料要我專訪他云云。Google大神告訴我,他展出的地方是皇宮樓下容讓租場的商場而已,不屬於博物館。又試過某商場請了位西班牙藝術家來港,新聞稿白紙黑字寫明藝術家是達利(Salvador Dali)的徒弟。我一看,藝術家是個八十後,達利1989年逝世,難道她兩歲就已經拜師?神童乎?幾經查問,最後關公大員終於承認,「師傅」的意思,是inspired by Dali。咁都得?我發放了一千個黑人問號,咁我都應該係唐伯虎同達文西的徒弟。

 

藝術家以誇大的廣告詞,如「宗師」、「國畫第一人」、「達人」自大和自封地宣傳都算,但這種謊言真假比例達1:99,嚴重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應該要譴責。

 

我也見識過,有位藝術家自吹自擂的說自己拍賣價逾億價值何其高,我虛心請教他的創作技巧,他竟叫我抄他自傳的內容就可以了,繼續沾沾自喜的說他作品價格何其高,畫作每呎貴過海景豪宅。

 

此時,我立時想起了《小王子》裏面的一個故事,而香港人必定會特別認同這場景。

 

小王子說:「大人們喜歡數字。如果你告訴那些大人:『我看到一幢漂亮的房子!玫瑰色的磚牆、窗邊栽滿天竺葵、簷上停着白鴿……』他們根本想像不出這房子長得怎樣,你應該對他們說:『我看到一幢價值十萬法郎的房子!』那樣他們就會尖叫了:『多漂亮的房子啊!』

 

認識一位藝術家或他的作品要靠「數字」?等於很多人「認識」一個人是靠他掙多少錢,這是很可悲也很現實的。

 

《小王子》猶如童話,卻是超越語言美的童話,它的高在於以美美的語言來道出世間之醜,大智若愚。

 

BY 鄧小樺
BY 容祖兒 Joey Yung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