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天儀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告別的玫瑰

 
 
二月大家都在放閃、曬辛福,玫瑰花愛鬥大、談零死角的愛情故事。如果說可歌可泣,我腦海會浮現兩個面孔,「日本最後的文豪」三島由紀夫與美輪明宏……
美輪明宏?不就是紅白大賽那位八十多歲的妖嬈「男大姐」?他垂垂老矣仍濃妝艷抹、染着一頭金黃長髮穿女裝,唱香頌、唱演歌,自戀到核爆。是,但只要你google一下這位原名「丸山臣吾」君年輕時的照片,無論閣下是男是女,定會被他美得不可思議的精緻五官吸引,啍出「怪你過分美麗」。
16歲的美輪在銀座的喫茶店打工,也在劇場演出,那是日本的文化名流的聚腳地,結識了文豪級作家江戶川亂步和三島由紀夫。三島可謂對他一見傾心,問美少年:「喝點什麼?」
美輪明宏回他:「不用了謝謝。我不是藝伎。」三島由心吐出:這孩子不是很可愛啊。美輪冷冷的回敬文豪:「我漂亮,所以不可愛也沒關係。」得不到最是牽腸掛肚,三島更覺美輪可愛到不行,後來更為他改編過劇本欽點其當主角,更安排自己在劇中演一個被主角製成男體標本的大茄,在舞台譜短暫的戀情。
三島一生追求「太陽和鋼鐵」;美輪目睹原子彈將自己土生土長的長崎化為人間煉獄,是個反軍國主義的和平使者。一個極左翼和極右翼,試問怎能走在一起?
19701125,三島由紀夫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他發現連自衛隊軍人都不再想回復武士和天皇體制,於是闖入陸上自衛隊總監部切腹自盡。自殺之前,他特意去劇場休息室見心上人最後一面,並向美輪明宏送上大束玫瑰,說了句:「我從心裏感謝你。」不久三島切腹自殺的消息傳來,美輪明宏才知道,那束是告別的玫瑰。
三島以最轟烈的姿態告別世界,丸山明宏卻活了下來。這段撲朔迷離的愛情故事留下餘音裊裊,三島曾經對美輪說:「你只有一個缺點,就是居然不迷戀我。」別後美輪幽幽的說:「那些玫瑰包含了今後所有日子。」
提起告別的玫瑰,我想起了多年前祖母離世,靈堂裏最後一位賓客是病榻中的祖父,他撐着吊鹽水的支架穿上畢挺西裝緩緩步入靈堂,在祖母遺照前放下一支紅玫瑰,所有賓各無不動容。
玫瑰有刺,永別的痛直插人心。
BY SILVIO CHAN
BY 何式凝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