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天儀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逆權侵佔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倒數和計數的遊戲。
收藏界傳奇人物張宗憲的經典領悟:你死時還有很多錢留着的話是傻瓜;可是錢花光了人還活着,也不是過癮的事。所以,人活到最後錢花得差不多,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既不用引發後人爭產,也無謂浪費地球資源,好來好去。
更求之不得的福,是像「陽明山莊之父」、大收藏家黃建華一様,12月初在睡夢中靜靜被死神接走,亳無痛苦,也毋須拉拖。據跟他稔熟的朋友告知,黃建華那晚跟朋友吃飯喝洒,啤酒跟威士忌喝過一輪後盡興而回,倒頭便睡,之後便沒有醒來,瀟灑到一個點。
我聽過許多個案,不少資深收藏家人到晚年,死倒是無懼無怕,最放不下是自己耗盡不到一生也半輩子精力收藏的寶貝。子女未必個個都願意接收傳承下去,你眼中的寶佢視為草,只想早早來個了斷,送到夜冷和拍賣行套現的我見過;叫裝修師傅把全屋收藏清走我也見過;把字畫、古籍送到堆填區我都見過;無寶不落的收藏家最後畢生珍藏散盡流離失所,真係死唔眼閉。
我還聽過一個極致的逆權侵佔個案,比Netflix的神劇佈局更精妙。
一位書畫界前輩及收藏家既有品味又有實力,加上運氣,一生收藏盡是精品,由張大千的畫到吳昌碩的字。惟他室下猶虛,晚年孤身一人與滿屋古畫為伍,閒來樓上樓下的鄰居會寒暄幾句。後來,老人患上腦退化症,但身邊卻多了一位「契女」,不時跟出跟入,就在他生命的盡頭,「契女」更索性搬到他家中居住,朋友莫不稱奇,因為從來沒聽過老人家提過這位契女。
不久,老人家仙遊,這「契女」順理成章(其實又不太順理成章地)承繼了他所有遺產,包括一屋收藏品,連那單位都不知何時已改了她的名,成為業主,而這位「契女」就是那位鄰居。書畫界朋友莫不替老人不值,說這明明就是一宗「逆權侵佔」。
香港經歴幾次的大移民潮,有人霸佔空置單位逾十年申請逆權侵佔成功,無啦啦發達的個案。但厚顏之士部署一齣自編自導自演的「逆權侵佔」實況劇,實在大開眼界。所以,如果自問留底大把好嘢的同好,安排自己最後一程時,不妨也為心頭好也安排好歸宿,免得它們不得善終。

 

BY 陳嘉惠
BY 陳淑莊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