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天儀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餐桌上的科學家

 

對有些人,「退休」是句號,閒置令自覺價值變零甚至負數,徐徐老去。有些人,「退休」只是頓號,退下火線將一股熱誠投放到嗜好,甚至轉化為第二事業,令人生更光又亮。新加坡人氣餐廳 The Naked Finn的老闆Ken Loon就是後者的最佳示範,早陣子他帶隊來港舉行為期六天的pop up dinner,令香港饕客見識這位餐桌上的科學家。

Ken Loon(取自其個人面書)

 

Ken曾是IT巨擘蘋果集團的亞洲區高層,從小鍾情研究海洋生物,人家刨漫畫、煲劇,他卻愛泡圖書館,研究海鮮生物的品種、來源、生長環境等等,提早退休後便開餐廳,將他畢生研究付諸實踐。稱Ken是「餐桌上的科學家」並非浪得虛名,他有感坊間餐廳烹調海鮮over-priced、over-cooked、over-sauced侮辱食物,執意回歸極簡主義,以最鮮食材配最鮮煮法,還原食材赤裏原鮮,即是店名The Naked Finn的本意,也是他近乎宗教的飲食哲學。

 

 

Ken並非大廚,但他比大廚還更熟悉食材,每種海魚處於水深多少呎才是鮮美?

 

他曾嘗百蝦仔細研究每款構造及特點,挑出最美味,並試驗出最精準的烹調時間。

 

 

他對冷凍儀器、煮食工具甚至食材運送方式等都究根究底,務求要最精準地提鮮。他甚至會在黑板上標有海洋生物的學名,圖文並茂向你介紹他的研究成果,像他已故舊老闆Steve Jobs公布蘋果最新發明一樣肉緊。

 

 

Pop up dinner上,16道風味各領風騷,沒有多餘的擺盤或裝飾的配菜,放進口裏就是新鮮配新鮮,盛惠1200大元又食又拎(生物知識)我覺得值得。在新加坡旅行時,我也曾慕名光顧此餐廳,印象深刻是他們以魷魚BB內臟炒香配上生蠔,而墨汁也不浪費用來煮意粉,鮮味得很。第二印象深刻是餐廳不接受六人以上訂枱,怕人太多會影響質素。

 

 

這種超越專業的執着,是科學家才會如此。聽說The Naked Finn有意為進軍香港探路,我卻懷疑經營成本咋舌的香港,能否承受和欣賞這種餐飲實驗?

BY 鄭天儀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