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天儀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藝評人之死

 

每個人天生都有一張嘴,但會發音就等同有評論能力和號召力嗎?已故著名馬評人董標就有金句:「我係驃叔,你唔係;我講嘢,你要聽!」今時今日仲有邊個有「董驃效應」?有邊個講嘢你真心會聽?聽完又會條氣好順咁照單全收?呢個問題我一位朋友好灰咁引用搖滾樂隊AC/DC的名曲歌詞來答我:”When money talks everybody listens:,潛台詞(其實都好白:「金錢萬能」)。

 

網媒《端傳媒》大裁員,有線電視生死未卜,有人惋惜、有人指大勢不能逆,免費資訊充斥市場,更慨嘆今時今日言論空間已萎縮。我咆哮了很多年,為何股票分析員要申報利益,而藝評人卻不用?其實香港真正的藝評人是瀕臨絕種動物,坊間卻充斥着不同界別的偽評人,借傳媒地盤矢志推銷手中存貨,當中包括畫廊主人、藏家、顧問、策展人,甚至愈來愈多關公大員霸地盤來吹捧自己客戶,居心叵測。我的一位藝術家朋友翟宗浩便曾撰文炮打這羣人,說他們「表面純粹資本主義信徒,實質社會蟊賊荼毒文明,撰文議論旨在廣告宣傳蠱惑人心,與銅臭有關,可憐藝術慘遭輪姦後淪落轉賣交易的象徵符號。」字字都能感受到他心在淌血。

 

文字廉價?以前報章能容納洋洋千字的影評,現在一句「唔睇唔得」都嫌太長?現在媒體的文化副刊已變成好去處推介,記者們索取新聞稿後加插幾句似是而非的評價,就變成藝評?電影公司寧願請網絡紅人出條feed呃like好過邀請影評人,慳水慳力,如此扼殺了藝評生態,而這正是整個藝術市場的其中一環食物鏈。

 

近年專業人士的言論,並未及一眾網絡紅人。Key opinion leader(KOL)戴了更高的一頂帽子,他們「得followers得天下,多like多福。」衍生了以社交身份來管理客戶關係的全新marketing形式。縱然有些紅人在IG基本上只上載一張圖和簡單一個字「萌」,甚至在Art Basel的藝術品前selfie便是,他們給予什麼opinion呢?

 

不知道,反正網民心中的「董驃」是神,神明所發的feeds就是啟示。

BY 鄭天儀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