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小樺

作家,著有《若無其事》、《眾音的反面》等,亦在各媒體撰寫專欄及評論。為《字花》創刊編輯,現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

鄧小樺:準確而輕易

 

 

又準備要做文學清談電視節目「文學放得開」了。這系列「五夜講場」的文史哲節目在去年獲得不錯聲勢,學者文人坐談文史哲話題,沒有什麼花招噱頭,本以為是巿場毒藥,卻奇蹟地獲得相當迴響。很真實的反應是主持們在街上、地鐵上、菜巿場上都遇到觀眾過來打招呼求合照。慣性收視率反映不出來的,想不到港台電視也這麼多人看,何況還是深宵用腦清談。不知觀眾們會否帶著浮想翔翩入夢去。

 

文學放得開的主持群中女性較多,據說是文學的特色;也不知是神推鬼使,男文人們愈來愈累,女文人則呈愈戰愈勇之勢。在這個一邊說著女權擴大一邊到處泛濫恨女意識的時代,想來文學放得開真的有著那麼一點點使命:一邊挑戰俗見,一邊繼續傳揚如何才算是個體面DECENT的人。如果能讓兩性開放對話,談笑間融匯,才是真正的愉悅。

 

常被問新一季的文學放得開有什麼新搞作,其實我今年比去年放鬆,邊做邊想。首先是會增加幾個重點,一是專談文學名著,二是增加中國古典文學的成份,這兩點都是吸收了去年觀眾意見而來。讀中國古典的人和讀西方文學的人,有時涇渭分明,這其實不大利於對話。而文學放得開的主持群,又以讀西方文學及理論的較多——因此更應嘗試建立一個平台,同時以多種角度進入同一文本或話題,更顯多元。像我們做了一集《西遊記》,談了一些起源考證、文學特色之餘,何建宗便以榮格的神話原型理論去進入《西遊記》;我們又特重妖精角度,發現女妖們其實不多是想吃唐僧肉,很多是想求肉慾的歡樂而已——一個不重視實際的陰性角度。

 

還有一個重點是觀眾想我們多找令人驚喜的嘉賓,那些本來以為他們和文學沒有關係,但其實對文學很有看法和熱情的人。老實說,文人們不喜拋頭露面,找嘉賓上節目一直不容易。不是文學專業的,又會擔心自己不夠料。當然作為主持,是要讓節目有種準確而輕易的方法,輕舟已過萬重山,讓嘉賓都能好好發揮,又緊守文學的本位和質素。第一集就請來何韻詩,她喜歡讀書也重視寫作,並有著一種純樸的初衷,永遠是個不乖但認真的小孩。不同的人都在讀文學,本就這樣。

 

 

 

 

 

BY 何式凝
BY 鄭天儀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