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小樺

作家,著有《若無其事》、《眾音的反面》等,亦在各媒體撰寫專欄及評論。為《字花》創刊編輯,現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

鄧小樺:漂書也要巧取豪奪?!

 

 

 

日前有新聞揭露,有人把漂書的書籍拿去賣,引來不 滿,因為這樣的營利手段有違漂書的免費分享原意。 筆者也有營辦一些漂書的活動,也想分享一下自己的經歷。

 

 

 

文學館在西九自由約營辦漂書的「草原圖書角」已經兩年了。文學館的同事都愛書,我做過書店對書桌面貌本有執着,西九的主事者裏也有很強的讀書人故對漂書桌的水平也有要求。其實漂書要做得好,絕不能只把家裏不要的書拿出來,而是需要有水平的採集和策劃。我們向公眾收集書籍,都標明只收有質素的文史哲生活休閒類,不是什麼書都收;有時我還會向書店採購一些書籍,以保書桌水平。都是用心經營的。 我自己拿去漂的書,也是文史哲長銷書,包括角田光代、《地下紐約》、《為什麼長大》等等。

 

 

 

而幾乎每次自由約,都可以在草原圖書角,看到一兩位「常客」,包括一位老先生,一位太子二手書店的店主(姑存厚道不開名)。他們每次都會換走相當數量的書; 老先生拿來的是會計學的大工具書、課本,其實一般人不會看的,有時我忍不住說,這些是工具書,我們不要的,下次請不用拿來了。而至於二手書店的店長,也是一次來換五至十本,風捲殘雲,好書被拿走了,桌面上多了一堆殘舊、劣質的過時流行書、工具書,應是店裏賣不掉的倉底貨。同事也有說過話,但下次他還是這樣。

 

 

 

出於對書桌的要求,同事忍不住會馬上清理那些書,然後下次我們又要重新入一些有質素的書。那即是,我們付錢,變成他們的收入。這是漂書的本意嗎?我想了好久要不要把這些事寫出來,理論上,他們這樣做並不犯法,漂書就是讓人免費拿書嘛。但不犯規則,也可以是不合理的,有個成語叫巧取豪奪。賣書,我們想像都是良心事業,想像從業都有道德,想像他們不會巧取豪奪。為何要我們失望?

 

 

 

我一直相信,好書可以帶來好因緣好能量,讓人傾近善良。我們的漂書桌一直有客,有位先生拿很好的書來交換,他說家裏完全無位,都是每次來放下一些,才有機會去換或買新書。這種真誠的讀書人,與上述 「常客」相比,叫人情何以堪。漂書在外國興起時,本是免費無私的分享自己心愛的書,讓它在城巿中漂流,構成一道美麗的風景。來到香港讓我們看到這樣的變質,不免叫人慨嘆。希望書,能夠讓我們看到人的善良與自制。

BY 黃偉文
BY 何利利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