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式芝

卓能(集團)有限公司副執行主席及慈善
機構相信愛基金創辦人,愛好駕駛直升機。
www.facebook.com/foundfaithinlove

人在途上

 

父親近年少了應酬,但每年新春前後他仍然會露面,參與團拜或新春宴會,與生意夥伴們聯絡感情。席間總有人問及父親當年的威水史,父親常常提及的兩件事,分別是如何將華光地產搞上巿,以及1964年在工務局(屋宇署前身)工作,有份參與文華酒店的審批。

 

父親做公務員的時代,香港廉政公署尚未成立,行賄和收賄均視作等閒,有後輩向父親求證,說那個年代阿sir去工地視察前,會把外套脫了掛在寫字樓,臨走時重新穿好外套,然後視乎外套重量增加多少,決定是否簽名審批。父親笑了笑回應:「梗係唔使!」然後背向飯桌作直接數銀紙狀,還說:「ICAC成立之後,環境就唔同晒,有咩事廉署直接捉你去飲咖啡㗎!」

 

父親是廉潔的人,要求所有公司同事也如此,甚至連客戶請公司同事吃飯也不被允許的。記得之前那個長洲地產項目,冗長的會議後判頭與我們一起午飯,埋單時發現判頭已先行付款,同事們十分緊張,堅持AA制各自付自己的,我當時心想,不過是吃大牌檔區區數十元,使唔使咁驚!

 

最近我忙於深圳卓能雅苑項目,也是首次涉足國內做房地產生意,幸有經驗豐富的團隊合作,成績尚算不俗。這次經歷,讓我深切體驗到中國經濟的發展蓬勃以及商機無限,但現時國內的情況,就像香港還未成立廉政公署之前,缺乏完善的法律制度,靠的是打關係。

 

我曾見證過朋友、朋友的丈夫,去到國內做生意,面對難以抵擋送上門的金錢、美女誘惑,這些東西對我當然起不了作用,但沒想到在採購過程之中,竟然有人明知我是太子女,仍然明目張膽表示要給我回佣。而且軟的不行,就來硬的,以為聲大夾惡可以達到目的,偏偏我這個女性軟硬不吃,十分棘手。

 

新年期間去深圳工地開會,現場佈滿顧客、銷售經紀,還有因為承辦商失蹤,聲稱出唔到糧的工頭和工人,他們拉橫額、哭、鬧、瞓地、吐口水,什麼招數都有,為了安撫工人們,我聽他們講各自的故事,我同情他們,覺得自己患了某程度上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羣」。由於公司已經付款給承辦商,我可以做的,是陪同他們去勞動局、建設局、再輾轉去了街道辦,仍未能找到真正可以提供幫助的部門。國內不像香港有勞工處,可以在勞資糾紛出現時伸出援手,而且他們不少是黑工,提供的賬目又混亂不堪,是真是假無從稽考。我告訴自己,要辦事有時候不得不硬起心腸。

 

在早出晚返、奔波勞碌、以及各種滋擾事件之下,容易讓人頭昏腦脹不知飄了去哪裏,每天回到香港,身心疲累之下,還是需要抽些時間和自己對話,去反思並且找回自己,存在、活着、工作的重心和基礎,並謹慎守護應有的道德底線。

BY 趙式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