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那年的花樣年華⋯⋯被劉以鬯寫在記憶下的女子是如此美麗

 

只是一瞬間的相對,相互轉身,一去不返

但存在在我的腦海之中,偶然,還是會想起那個你⋯⋯

文壇接連失去兩顆巨星,一代文壇巨匠劉以鬯昨日逝世,享年99歲。相信作品中最為人所熟識的應該是被王家衛拍成電影《花樣年華》和《2046》的小說《對倒》和《酒徒》。所謂經典可能是,不論你有沒有自發性的找尋閱讀,在學校裡也會被強迫性的翻開閱讀那麼一兩句。

儘管孤寂感是劉以鬯先生作品的母題,但筆者想起的卻是寫在他角色記憶筆下的神秘女子,那種朦朧、不確定的美,總是那麼的讓人好奇。 《對倒》的淳于白是一個陷入過去情懷的人,像極了今天的你與我。一個稱作美麗的女子是淳于白的過客,乘着駛往彌敦道的巴士在時光中漸漸遠去。二十年過去,他猶然記起這個女子。他說,女子稱作美麗卻不甚美麗。可是有故事的凄蒼女子總是教男人難以忘懷,她的美,大概只是不在於表面的容貌⋯⋯

這又好比《酒徒》裡的張麗麗。酒醉時分,似醉若醒,張麗麗一直存留在他的腦海裡,既是揮之而不去,又愛,又恨⋯或許她的美不單只流於外面,更是那種像一塊空氣,一陣雲煙,想捉卻捉不住的那份遺憾。

聞說,女人的美上千百種,似是不局限於形態,疑虛似幻⋯⋯

然想起自己的寫作科老師說過:每一位作家的突然離去,就像是一個年代毫無預兆地忽然逝去,畢竟也是每個人悠悠學習歲月的伴陪者,斷然會有種話說不出的感傷。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