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墮落越快樂?性治療師分享沉迷BDSM的真實個案……

 

人們對很多事物的看法及感受都隨年月及經歷有所改變,"time flies, time heals, times have changed…” 都是老生常談。從前,無論是西方或是東方社會都對性採取避而不談的態度。隨着時間演進,雖然大部分人對性抱有過於保守的態度仍然有待改善,但慶幸總有一些願意走前半步的朋友值得我們給予 credit。而當中,透過電影來表達「性」,有聲有畫有情感,往往比其他渠道更有感染力,卻經常被保守派評為過份 hard sell、過分喧染、過分做作、過分賣弄……總之,在他們眼中公開談性就是過分。其實何為「過分」?在性治療師眼中,看過的電影情節都不及活生生一個人坐在你面前說着自己的故事來得震撼……

 

Text:Cynthia

大多數有關 BDSM 的電影都不外乎捆綁、調校、支配、臣服、施虐、受虐,當中都會牽涉到心靈上以及肉體上的虐戀。以《格雷的50道》(Fifty Shades Trilogy)及《佔.誘神奇女俠》(Professor Marston & the Wonder Women)為例,觀眾都抱着不同心態入場。有為滿足對 BDSM 的好奇,有為擴闊自己的眼界,有為沉悶的性生活找inspiration,有希望在電影中尋找認同感,有的嘗試把自己代入劇情自我陶醉一番,有純為鹹濕只想看到更多性愛場面等,而性治療師入場其實是因為有首映睇(嗱,大家又諗多咗喇)! Joke aside,其實每次提起 BDSM 都會令我記起一位 20 出頭的女孩和我分享的一段有過之無不及的 SM 故事。

她是我在入行初期所接觸沉迷 BDSM 的 client。因為自覺與家人關係疏離而缺乏愛與關懷,因為自覺外貌不出眾而缺乏異性關注,因為父母忙於為口奔馳長期分隔異地而自覺被父母遺棄,最後因孤獨、無聊及好奇與 SM 羣組搭上,更將每一次來自不同人士的 SM 邀請視為「我終於被需要」,所以她來者不拒。甚至把某位與她有多次性行為的SM伴侶當作男朋友,因為「大家有行街、睇戲、食飯」。她坦言從不喜歡虐戀,更不愛受虐,但為了「被需要」可以去到幾盡?她應「男朋友」要求玩辣椒可樂(把剪碎的辣椒放入陰道後進行性交,事完後灌入可樂),以至下體傷痛持續2星期不散又不敢求醫,都未能令她醒覺。直至好友在時鐘酒店玩 SM被「放蛇」(好友原來跟她一樣有濫藥習慣),她害怕有一天同樣會被「放蛇」,所以才立定決心要戒除 SM 癮。

 

細聽着女孩自己的叙述,感受到她的孤獨無助及內心掙扎,明白到她對性和愛觀念上的扭曲,這些已經遠遠超越電影中所描述單單對施虐受虐接受與否,享受與否。像這種不為人知的個案其實比比皆是,但願社會可以容納更多以性小眾為題的電影,亦希望有更多電影人願意製作這類型的電影題材,好讓大家明白以性小眾為題的電影其實是有需要的,好讓需要協助的朋友不會因為社會壓力而放棄求助。

TOP 5